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7、屈辱的卫生间
 那男人反抓住我,我反抗,拉着小女孩向前跑,小女孩这才反应过来,见我被那男人抓住,慌了神,突然甩开我的手,径自跑了出去。

 我想叫人,可救命还没喊出口,和那男人对视的霎那!这不就是刚才像毒蛇般注视我,让我心慌而又不知所措的男人!

 对上那抹熟悉的蓝眸,此情此景,头脑中猛地爆发了二十年前那漆黑的夜晚,我无助的呐喊,男人沙哑的吼叫,鲁的动作,处子的鲜血历历在目!

 是他!对!就是他?那晚就是他?一切的一切!他就是祸源!我毫不手软的一脚踹向他最脆弱的部位。企图废了那祸害。

 他此刻的蓝眸染了禽兽的望,大力的用腿抵住我的腿,一只手毫不怜惜的制住我两只芊细的手,另一只手鲁的扯开我的长,直捣进去…

 嗯!我痛的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既然都已进去,我再怎么反抗也无济于事,冷静的配合,减少对自身身体的伤害。我随着他的疯狂来回的律动着。不到半分钟,他就到了我体内。

 他有丝吃惊我刚才的反应,放开了制止我双手的魔爪。我假意的配合他,在他身上来回的游离,舌丁惑的舐了一圈双,缓缓凑近他的耳廓,吐着热气,妩媚的一笑:“男人!想要玩点更刺的么?”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轻视:“我中了药,你放走了他们送我的礼物。不过,看来,你更适合玩这个…”

 我无视他怎么看我,故作 舐了下,他那凌乱衣服下的那颗暗红茱萸:“想要!就把完!”

 “女人!你来!”男人反而命令我帮他子。

 我下心中的N种想法,帮他下来,丢到一边,看了下,这卫生间还是蛮大了,示意他站那边,我更好操作:半跪,看到他那被药物所刺的巨大上沾了我体内的血混合着丝丝白浊。毫不犹豫的一口下,来回允,他受了药和我的双重刺,立马又硬了,我更加卖力的允着。

 “嗯…你…极品!”他用沙哑的声音,足的感叹!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突然,使足劲用力一咬…

 他痛的大叫,想挣开我,可认准了目标的狼,会放弃斗争么?不顾他的拳打,死也不放,直到感觉嘴里泛了腥甜,牙齿也没了感觉,才仓惶的收走他的子,捡起包包,烧整了下衣冠,飞快得跑出去。

 外面此刻已经有很多客人,台上的节目也开始了。根本就没人注意我,偶尔被人一瞥,我也飞快的逃离他们的视线。开车,以最快的速度飙回家,不顾自己到底闯了几个红灯,扣了多少分。

 回到家,一头栽进浴缸,拼命的擦拭着刚被那人触碰过的地方,屈辱!悲愤!开心!什么感觉都有,我这算不算报仇了!不!这远远不够!

 这二十年,我每一夜都睡不安稳,总会想到,当年那漆黑的夜晚所发生的事情…

 在睡梦中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少女的呐喊,男人沙哑的吼叫,鲁的动作,处子的鲜血…和婴儿的啼哭声…

 既然老天眷顾,又一次相遇,呵呵!男人!游戏开始了!

 有时候!活着!比,死!更残忍!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