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4章-第18章
 14 情曝光(一

 寒!发现,我怎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样,还做这种白痴之极的梦。还是打足精神,准备接他各种变态的挑战,比较现实。

 “副总,我先去拿些你需要的详细资料!若让秘书去拿,她可能不知道具体位置。”我也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和他讲。

 “嗯,去吧。我在办公室等你。密码:4188”他竟然告诉了我,他办公室的密码门密码。

 我不由得怀疑起,他的险恶用心来,把这么重要的密码都跟我讲?难道是?是想丢失文件再嫁祸给我?以此威胁?还是?看来我以后的路都要特别小心的走了。以免中了那非洲豹的圈套!密码是4188?什么意义?生日?不像?唉!不管,先去拿我的资料。管他有什么意义。与我无关都。

 刚踏进我们部门,就感觉有股怪怪的气息,环视了一圈同事,他们立马表现出很忙的样子,再看像八卦王ECHO,她倒是递过来一个让我读不懂的笑。算了,不管他们了。径自走到办公室,翻出我早已整理好的各种资料,带上,准备过去差。

 被ECHO堵在了门口。

 估计她又有什么要八,关门,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冷漠的说:“给你五分钟时间,要八快点。”

 “天天啊!我还没发现你这么有潜力哇!”ECHO表现出很夸张的表情和动作。

 “停~现在工作时间,请注意自己的身份!”我面无表情,拿出上司威仪陈述着。

 “是,韩经理!我想说的是,也是我们部门都想知道的问题。”她的眼神都出金光啊,看来,这个问题还不小。

 “嗯。快问吧。我赶时间。”我只希望她快点八完,好过去差,不然,那丫的又找个什么借口来对付我,那,我可就完了。

 “副总秘书说,有看到你和副总在会议室亲亲我我,搂搂抱抱哦!嘿嘿,还有,据某同事说,看到你和副总一起进入总裁专门的餐间吃午餐哦,这一吃就吃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哦…天天哇,你们?嘿嘿!是不是早就认识拉?还是你…”她越说我眉头皱得越紧,实在是听不下去,严厉的打断她的话。

 “ECHO,我在一次申明,也是最后一次申明,公司花钱雇你来,不是来讲,说,听,八卦的,若你爱好这行,我可以和宣传部协商下,调你到他们那边,物尽其职!”我严厉的训斥了她一顿。

 拿上文件,准备过去,走到门口,想到些什么,又扭头,看向ECHO:“ECHO,公是公,私是私。我们早已约定。这是我最后一次宽容你!”

 扭头,逃命般的闪人。其实她刚才的问题,问到了我的痛脚处,我真不知怎么回答她好,才故意这样的。唉!该死的男人,第一天来上班,就给我惹出这么多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

 呼叫动力哇…

 15 情曝光(二

 我输入了密码,进门,他早已在那边等我,还帮我倒了杯咖啡。

 “谢谢!”我礼貌的回了句。

 他也很官方的点了点头,示意我坐下慢慢谈。

 我们聊了几个小时,才把最近的我这部门的详情,和他讲清楚,当然,中间也有我们商讨和争论的话题。

 他!的确有做副总的资本,睿智的大脑,能快速的分析和点拨处理事物。我中途讲到的某些事件。他都会快速的给我找出错误的原因,和我所忽略的某处,哪里处理的有问题,哪里做的很对。然后一一描述我哪里以后该注意的。

 而我!好像在这场对决中,处于下风。不得不承认,他!在这方面,的确比我强!

 第一次近距离看他,才发现,他好像似曾相识,只是,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细看下,妖魅的面庞,湛蓝的狭长双眸!高的鼻梁,感厚,想想他站起来时的高度,好像也有一米九几。怎么看,都觉得,这人,就一妖孽!不当模特或者演员,完全是浪费。

 呵呵!可惜,这人才二十岁,竟已是我的老总,我,常自誉我自己如何如何,直到遇到他,才真的体会到,在他面前。我!毫无优势,实力!在下午的对决中,我自叹不如!年龄!我早已三十有二,都快奔四了。而他,却才刚二十,连结婚的法定年龄都还没到,在我看来,还是个臭未干的小孩。可!我却荒唐的和这小孩有过不止一夜的水情缘。

 汗!从他那第二次给我留钱嫖我。呵呵!我就该想到,这人,还是个孩子!

 想到那疯狂的两晚,我又不住面红耳赤。

 “韩经理,觉得我长得还不错么?呵呵!都看了我几分钟了!咦?韩经理的脸,怎么突然这么红了呢?病了?还是…想到什么?呵呵…”他肆意的笑着,好似看穿我内心的想法般。

 囧!我怎么会盯着他看呢,真丢脸!更丢脸的是,我怎么一会又想到那晚去了呢?难道我最近严重的求不?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这样胡思想,强下心里的N种怪异想法,尴尬的喝了口咖啡,放下杯子:“副总还有哪里需要了解的么?”

 他旋转了一转老总椅,双手互魅的挑起蓝眸,嘴角勾着一抹玩味的笑:“时间过的好快啊!快下班了。晚上一起去&&PUB如何?”

 &&PUB ?听到这个酒吧名字,我惊!丫的,你是想让我难看么?我们两次相遇都是在这PUB哼:“没空!既然副总没其他需要了解的。那我先出去了。部门还有其他事,等着我处理。”

 “等等,美丽的宝贝~COLIN是真心想邀请你晚上一起去&&PUB喝杯酒,叙叙旧!”他竟然站起来,想拉住走的我。

 “对不起!我不是三陪!”我怒!

 16 同的表白(一

 我转头,横视他,咬牙切齿道:“还有!我,韩天天有名有姓,不叫美丽的宝贝!就算是,美丽的宝贝!也!不是你能叫的!请记住!不管——你!”我指向他:“副总!或者COLIN都,不是你能叫得起这几个字的!请副总自重。”

 我恨恨的说出这几个字来,可他却没我想象中的尴尬或者生气,只是一副了然的神情,点点头,然后说了句让我无语的话:“美丽的宝贝,脾气和夜晚的狂野果然一样!”~!

 “美丽的宝贝?你不觉得你很无聊么?我都可以当你妈妈的年龄,你还这样叫我。不觉得很怪?”在知晓了他的身份和年龄后,我有意的想和他保持一段距离,毕竟,我的确是有个二十岁的孩子,若那孩子还建在人世的话…

 他好似我说了个笑话般笑起来:“宝贝还真风趣,宝贝有我这么大的孩子,那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唉!这男人,看他貌似是中外混血面子上,不追究那丫的思考逻辑。外国人的想法始终和国人的想法有差异。

 “再见!”我丢下这句,飞一般的逃了出去。不等他有其他的挽留方式,例如他蛮横的又想对我用强等。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猛灌了几杯水,又跑去洗手间冲了下,让我自己冷静冷静。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源头就是COLIN,怎么会是他?真麻烦,这以后的日子,该不会像今天那样吧。若真是那样。我是不是该考虑跳槽了!

 “韩经理!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后面传来某人的关心话语。

 扭头,原来是ECHO,我摇了摇头。

 ECHO从后面递过来一张面巾纸:“天天,下班了。一起回去吧!我送你!对了!难道今天副总找了你一天麻烦?”

 我还是无力的摇摇头。不想说话,今天和他锋了一天,斗智斗勇,乏了!

 “走吧,车钥匙给我,我去开车。今天我送你。”她很熟练的从我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又到办公室拿上我的包包就先闪了。

 唉!还是同朋友靠得住。ECHO对我真好。每次我很沮丧难过的时候,都是ECHO在我身边帮我照顾我安慰我。又不会像那些男人样,每次对女人好,总是有企图。

 ECHO的车,开得比我稳,我靠着ECHO,虽然这样很危险,可她也没反对,我叹了口气:“唉!ECHO,你说你要是男人该多好,你若是男人,我韩天天就嫁你算了!”

 ECHO开车的手颤了颤,汗,估计是吓到她了。

 我连打笑:“呵呵!美人吓到拉!开玩笑的拉!真是的。你若是男人,老娘我赖定你了,灭哈哈哈哈…”我笑着看向她,发现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再看,什么没有…

 17 同的表白(二

 “怎么,美人!莫非被我说中了,你是传说中的拉拉!呵呵!”我调笑:“你若真是拉拉,放心,姐妹我一定不会歧视你,坚决滴,鼓励你去找个好的T,或者P。若我以后有机会认识了好的对象,绝对第一个留给你哈…”吱…ECHO突然一个紧急刹车,还好我系了安全带。可还是吓了我一大跳,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哇靠!丫丫个呸的!路上冲过来一只狗拉!”

 她突然拉住我的手,一把圈我过去,作势要吻了下来,我有点荤,这素虾米情况?当她那带着丝我最喜欢的青苹果口味的,即将要覆上我的时,我才猛的反应过来。推开她,可还是推迟了。她已吻上了我。

 还好还好,只轻轻的碰了一下,可还是叫我不舒服。虽说,没有夸张的用东西擦嘴,可真的有股恶心的感觉。我并不反对反对同恋,可,我也不赞同啊!泪奔…我被我最好的同朋友给强吻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收场的好。

 我推开她,她并不吃惊,只是还是用那副复杂的眼神看我…

 我们僵硬的对视着,半响,她终于先开口,打破了沉寂:“对!对不起!天天!我…我是情不自…”

 “停~继续送我回去吧!”我强下内心的恐慌,ECHO这样对我,比那所谓的副总那样对我,让我还接受不了,毕竟,我把她当做了我最好的朋友。

 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有时候,我发现,我真的有蜗牛的部分性格…

 “嗯”她也嗯了声,和我样,装作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样,稳妥的开着车,只是,她那微颤的双手,了她此刻的内心真实想法。

 车到小区门口,我就下来了,没有像往常那样,让她到我家做饭我吃,然后和我一起睡觉抱着我,安慰我。

 话已出口,再怎么忽视,它也映在了我的脑海里…

 让她开车自己回家,明天帮我开过去,她也很干脆的答应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三八的问东问西。

 唉!少了她在我耳边三八,突然感觉心里掉了些什么,抓不住,也想不明白…

 丢魂似的,走到家门口,开门,甩下高跟鞋,衣服裙子也胡乱的扯掉,只留内衣。汗!表说我耍氓,这一直都是我的习惯。开灯。

 呆…

 “小天,你…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不好意思。我先回避下。”某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不悦的蹙着眉:“不用拉,我哪里你没见过!小叔!你怎么来了!”

 18 大三岁的小叔(一

 小叔!仅仅也只大我三岁。可却是我唯一的亲人,真正的血亲。

 我很少叫他小叔,大部分时间直接叫名字:韩翰涵。

 他其实是对我好的,我知道,都记在心里。

 为了我,一直都未娶生子。从小都是他照顾我,直到大学毕业,我找到工作,才搬离出来,单独住外面。就是希望他不要一天到晚,眼光都关注我,也该他分心找另一半了。我不可能束缚他一辈子。

 幼时被强怀孕,之前他都有察觉,可我却不愿跟他讲。也不愿跟他说话。甚至有些恨他。恨他没有照顾好我,恨他太小,无法为我报仇,恨的太多,不过现在都记不大清楚,毕竟,当初我还是个孩子,小孩子的心态,难免会有极端的想法。

 现在想想,觉得我没意思的。当初生孩子后,我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管。只想着怎么瞒着我周围的同学和老师。月经及其不规律,而且腹痛了一年多,最后实在是痛的受不了,才拉着他陪我去妇检,妇检的结果,也影响了我这一生的命运!以后都没有做母亲的权利…

 得妇科医生,把一切的错,都怪到他身上。

 唉!之后,他了解了始末,非常的自责和恨那男人。也对我更好了,那一段灰色的日子,我每晚都会被吓醒,吓哭!他整晚整晚的抱着我,安慰我,心疼我!只要我要的,他都尽最大努力足我。

 我的蛮横!我的刁钻!我的偏激!我的极端!我所有的一切坏,他都包容。

 从小到大,我的吃穿喝用都是他张罗。包括我的内衣,袜子也都是他一直给我洗到大。当然,这些也都是他给我买的。

 虽然他只大我三岁,可从小都比我成,比我坚强!

 我们之间的尴尬,好像是从我某一段时间疯狂发育开始的。具体哪年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几件很尴尬的事。

 其一:是他给我买的内衣,太小,我扣不上,让他给我扣,他进门,一见我这样,脸唰得红了,忙退出去,说从新给我买。大家可别说我故意让他难堪,我们一直都一起住,他都给我洗了十几年的澡。之前,可是一点尴尬都没有的。

 其二:由于我那段灰色的日子天天做噩梦,天天被吓醒!哭醒!都是他抱着我睡,这样的习惯,一直坚持了好多年,直到某天,我醒来,发现他的手,自然的搭落在,我最近疯狂发育的脯上,其实,我倒没觉得什么,因为他从小都是这姿势。只是,我们都忽略了,小时候,我的脯还没发育,他随便搭,不知不觉中,这里慢慢变大了。而他也突然醒了,发现我正在看的手,他自己一瞅,脸又尴尬的红了。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