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79章-第81章
 79章 重大转折(一

 又是一个懒洋洋的下午,外面的太阳很大,我呆在房间里,都能感受到外面的炙热。远远望去,李大宝还在农田里面秧,他那被太阳晒成的古铜色健康肤看着很舒服和养眼。真是个勤快朴实的男人。

 一般情况下,下午有强光的时候我都不出房门,可看到他在农田里那么认真的劳作,他手里大把的青苗快速的被他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到水田里。我忍不住再一次感叹,真的是个做什么事都很用心的一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男人都这么勤劳朴实呢。

 来这里快一个月了,我只和李大宝还有隔壁的大叔小妹妹有接触,其他的都不是很。现在肚子有些显大了,腹中的宝宝长的很快,也很健康。只是我最近头痛的次数变的比以前多了,而且时间痛的一次比一次长。不知道能不能挨到宝宝安全出生。希望老天眷顾我的宝宝,让他能平安出世。

 穿着拖鞋就这么下去了,不知道是我在这里太无聊还是怎么回事,我发现我最近很喜欢观察李大宝,看他一大早就起来打扫各个房间,收拾脏的单被套,然后给我送早点,接着就去洗那些脏的东西。还很细心的把我的衣服放一边洗,其实我之前是让我帮我送到干洗店去洗的,可他说这么简单的衣服还送到干洗店去洗,太浪费,就擅自做主的自己每天帮我洗了。很实在的一个男人。

 集这么多优点的一个男人,在这个小镇上来说,应该算是个黄金单身汉吧,可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是单身呢!我很好奇啊…顶着烈慢慢走到他忙活的农田处,他见我来,停下了手里的活,在水里洗了把手,朝我走过来:“外面太阳大,着肚子不要走,你身体弱,容易中暑,小心动了胎气。”

 我扯出一抹感动的笑:“李大哥可真勤快。”

 他还是平常的面无表情样,不过我现在看多了也就习惯了:“外面热,你回房休息吧。”

 我摇摇头:“你忘了,医生说我要常走动,锻炼下这样对宝宝和我都有好处。”我弯折下一朵小黄野花拿在手里把玩,继续说到:“况且这里的风景这么美,我很喜欢。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来这个陌生的地方么?因为…我在车上看到这里有座很高很漂亮的山,临时起意下车的。还好碰到热心的大叔载我来你这里,呵呵,蛮有缘的。”

 他扶着我,走到那边宽点的田埂处:“以后别走这么危险的田埂,你看这表面很平,下面杂草后就可能就有个过水的沟。”

 我有些不相信他的话,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这田埂上虽然是很窄,可我也没看到有什么过水的沟啊。

 他径自走上前,扒开外面很茂盛的杂草,下面刚好就有个过水的沟,哇,我真是服了他:“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隐藏的水沟的?”

 “我挖的。”汗,原来是他自己挖的。

 “那边那个树上接的小果好像是我原来吃过的桑葚!是桑树么?”我抬手指向前面的那颗树。

 “嗯,那是野桑果。那有些还没成,红的甜,青的就很酸涩。”他看都不看那树直接说。

 我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我想吃那,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让他帮我爬树摘。他好似懂我的意思,让我在这里休息,径自走了过去,走到一半,却又转了回来,想扶我过去,我尴尬的朝他笑笑:“李大哥,你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对我,我这还不到4个月呢,没必要那么紧张吧。这平稳的小路我自己可以走的。”

 “好,注意脚下的步子。”他看了我眼,洒的放开手。

 我们来到树下的时候,累得我不行了,看着好像离我们很近的桑树,七弯八拐的走了好久才到,外面的太阳又那么大,刺得我都有些头昏。

 他帮我找了个有青草的地方,扶着我坐下。自己三下两下就爬上了树,哎呀!看他那么容易的可以爬上去摘,我也好想上去边摘边吃啊。

 我在树下开心的像个孩子般叫喊着让他多摘一点,多摘一点带回去吃,他那万年不变面无表情的脸好像笑了,是不是阳光太大刺得我眼花了。我眼再看,还真的是我眼花了。

 看他摘的都用他的帽子兜着,我突然间很想吃了,催促着他快点下来:“李大哥,你能先丢几个下来我解馋么?我很想吃了,等不及了。”

 一会,树上的李大哥就跐溜的滑了下来,再看帽子里,一的桑葚,哇!我开心的拿出几大颗红的就要往嘴里送,他却很不讲情面的给我夺下来,我不的瘪瘪嘴。

 “呵呵!自己都快当妈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就这样吃不卫生,外面有好多虫子之类的爬过了,回去洗下再吃。”对面的李大哥竟然会笑,让我觉得我是不是又产生了幻觉。

 我不置信的拍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嘀咕:“你笑了哦!”他却在此刻转移话题,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回去吧,外面太阳太毒辣,你出来走动下也够了。”

 “嗯”我点头。

 感觉才走了几步,我的头又有些昏了,一旁的李大哥适时的伸手撑住我,不让我摔倒。我用力的太阳,有气无力的看着他:“抱歉李大哥,又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还没说完,眼前就是一片黑。

 当我有些知觉的时候,就听到几声调侃的由身后传来:“呵呵,大宝对女朋友可真好啊,这大白天真是好兴致啊,都抱着回家!”

 “嘿,李婶儿知道一定很欣慰了,这大木头终于开窍了”

 “啧,这大庭广众的,宝叔休不休”

 “…”他们说的什么意思哦?

 可抱着我的李大哥连瞄都没回头瞄一眼,还是抱着我继续走“大纲儿,你们别说。”

 “大宝儿啊…”远处略尖又掩不住兴奋之情的叫唤,看的出来李大哥听到这声音后很是郁闷。僵愣的维持着外人看来暧昧的姿势,与他对看一眼,愕然无言,我想我还是下来自己走吧:“李大哥,我自己走吧。”

 他点头缓慢的把我放下来,我见他这样,好奇的问起:“那大婶是?”

 “哈,王婆婆是我们这最厉害的八卦广播站。”身后的一个小男孩拍手笑说道。

 “别讲话。”一旁看着好像他妈妈的朝他凶道。

 呃?什么情况。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大哥给扶着走,不,是拉着离开了…

 80章 重大转折(二

 果然,那小男孩说的很对,两人的’情‘在王婆婆的’热心‘宣传下,不到一天周围的街坊邻居就传遍了。关于他大白天都按耐不住在田间的小路上抱着我亲亲我我的消息几乎附近的无人不知,还附加精彩绝伦的实况转播。

 “那个你们有没看见,大宝多开放捏,大白天的都在路上抱着女朋友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捏,还抱了好久捏!

 我还听见大美人娇滴滴的不好意思说’李大哥~~~我自己走吧~~~‘哎哟喂,那个娇娇声捏,真是好听捏,大城市的姑娘儿们捏,也会害羞捏!”

 昏,是这样的吗?根本不是那样啊!我是那样捏着鼻子娇滴滴的说话吗?他们的表演是不是也太卖力了!

 “这个大宝也真是够…”在意犹未尽的地方停了下来,如愿等到群众情绪高昂的催促声后,才满意的接续:“我和我家死老头子在田里秧,大宝开始也在他田里秧,后来人家女朋友来了…年轻人的热情啊,看得我和我家死老头子都害羞了…”他越说越离谱,周围的三姑六婆脑子里不知道想成什么样了,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

 到最后甚至讨论起他家什么时候会办喜事,把都市大美女娶回家,喜宴要办几桌…真是无言至极。

 我看他那连不常面的妈妈都主动跑来猛追问不休,走在路上左邻右舍的关切,连小旅社那只关注小说的堂妹都在调侃他…早知道,这小镇上,像他这样的卑微小人物是完全没有申诉权,王婆婆比法律还强势,被她撞见等于被这附近的所有邻居们捉

 最近,我的耳朵不太清闲,田埂旁的’情抱走‘事情,我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余波效应。

 在这里住了这一段时间,多少也了解这地方人们热情朗的子,不过有时候太热情也不是件好事,李大哥近来的日子应该非常不好过吧!我倒是还好,除了和隔壁的小妹外,和谁都不,村民也不会来我说长道短,最多就是隔壁的小妹频繁的和我’联络感情‘,看来她也是被众人公推出来,肩负大任啊。

 我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李大哥应该会避个嫌什么的,可是他每天照常的给我送三餐,给我洗衣服。每过几天,会提醒我出去随便走动走动。

 甚至还带我去他说这里有个祖传医馆的赵太爷,治头痛很厉害,赵太爷给我开了很多中药,我一闻到这些中药我就想吐,可他却每次都着我喝下,说这是为我好,不然我就这样常常头痛下去,而且我现在吃的西药效果也不明显。

 一再问清这中药对我腹中的宝宝没影响,我才战战兢兢每天痛苦的喝下那快要我命的难闻中药。

 这几天,小妹总是谈他,说大宝哥怎样怎样,他有多孝顺,多上进,多忠厚老实,多值得托付终身…这,呵呵简直就是强迫推销了。

 我只是默默听着,没嘴也没反驳。

 “姐姐,你到底对我们大宝哥印象怎么样捏?”我想,这句话才是你讲了半天废话的重点吧,只是不晓得是被多少人着来问的。

 “还好。”我淡应,没让小妹太难堪,一般来说,面对响应不太热络的对象,这样的回答就够对方明白,并不用直截了当的泼对方冷水。但是!

 我忽略了乡下人环境单纯,是不会懂那些客套与官腔的,她会直接在心里演绎成:还好就是不错,不错就是有希望!连带的,分析出结果就是:大城市的大小姐对大宝哥也是有好感的。

 “对捏,我就说!姐姐你一定是也喜欢大宝哥的捏,不然怎么会让大宝哥抱你…”…这是哪里来的结论?

 一开始,只是小妹在我耳边歌功颂德某人的历史,到后来开始有三姑六婆在我眼前晃,不过就那几个,其中据说还有事件男主角的母亲,看媳妇来了!

 一直以来,我都只是聆听,没表达过任何意见,事实上,我也不认为有需要表达什么意见,可是现在…我叹了口气,感觉有些困扰了。

 我不打断小妹的自得其乐是一回事,被人当成未过门媳妇来打量又是另一回事了,不反驳不代表默认,但是这些人好像没搞清楚状况。

 “那个!”某大妈又送来李子,说是自家种的很甜,顺便与我攀谈,用极生硬的半普通话半方言问:“那你听不听得懂我们的地方话捏?”

 “抱歉,不太懂。”我回个歉意的微笑。

 “哎哟,捏咋办…”某大妈颇烦恼,估计她在想,我要是嫁进来要怎么沟通才好…对了,据说这大妈好像是男主角的母亲,我…是不是该礼貌的问下:“您?有什么事吗?”

 “那个捏…我是捏个…大宝他妈捏,就是听说你和我家大宝互相喜欢捏,啊我就想问下,来看下你捏,虽然你们是认得不是蛮久捏,但是捏个缘分捏种东西,捏个拦门说捏…”我听的很痛苦,我想这大宝他妈说得更痛苦。

 “什么是捏个拦门说?”我镇定且礼貌的发问。

 “完哒,连捏个拦门说都听不懂…”这以后是要怎么相处啊,我想他妈肯定会这样想。我看大妈抓抓头皮,好困扰的想着要怎么解释:“就是,就是捏个捏个…哎哟拦门说捏…”

 “就是怎么说的意思。”男子由外面走来,沉稳的走向我们:“妈,你来捏接搞什么捏?”

 “哎呀,我捏不是想帮你问问捏。”妈妈反驳。

 男子叹了口气“她是我的房客,我们没什么捏。”

 “哎呀,可是捏…”她妈妈还想上诉。

 “我待会跟你讲,现在要带她去赵太爷那里。”不给母亲上诉的时间,扶上我起身走人。

 哎~~~又要去赵太爷那里看头痛病,我都想说看了也是白看,根本就没什么效果的,可一想到呆在这群三姑六婆的周围,还是乖乖的跟着他去赵太爷那里看病好了。

 静静的走了一段路,他先开口:“对不起,请别与他们计较,小镇生活太单调,难免找些话题…”

 我偏头瞧了他一眼,其实,最困扰的应该是他吧!

 这些人与我无关,我可以毫不在意,最多当没听到,他却不行,一个个都是他的长辈,一个个都是出于关爱他的出发点,他解释不清也得一个个解释,不能翻脸也不能转身走人,我想,他才是最头痛的那个人。可是,他却向我道歉,向一个不痛不的外来客道歉。

 “没关系。”我只能这么说,淡淡的回应。

 “下次我妈再去的话,你打个电话给我,我来处理。”电话?至于这么夸张么?

 “嗯。”我不置可否的应了声,气氛再度陷入沉寂。

 他的话本来就不多,我也不知道讲什么好。这条共同走过几回的小路,大部分时候都是两方沉默,就连他的名字—李大宝,我都是从隔壁的大叔和小妹他们那知道的。

 来到世代行医的赵太爷医馆里,我心里小小的笑了下,我一直都不相信什么祖传配方,我就觉得什么世代行医,祖传医术都是那些赤脚大仙的瑑头。可在这里我却不能也不敢反驳,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而李大哥带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我好,我还是配合着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把脉,这个词我好久都没听过了,那赵太爷每次都会给我把脉:“你呀,失眠,压力大,睡眠质量一定很差吧?”

 赵太爷怎么会知道,不过我还是如实的回答:“…对。”

 陪我来的李大哥,总是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等待,偶尔赵太爷会与他聊几句家常。

 “你工作压力很大吗?作息要正常一点,你荷尔蒙失调,现在怀孕了,更要注意调理!大宝也要好好照顾啊”他说到最后一句,我本能的瞥向杵在一旁的男子,他神色微囧,识相的避开,到屋外等候。

 赵太爷含深意的笑了笑:“我听说了捏,你们最近在一起很近捏。”

 “赵太爷也听这种小道八卦?”我解释到。

 “人生苦短,总要自己找些乐子,听听何妨!”赵太爷熟练的抓着几味中药,挨个称重量“我活了大半辈子了,看过的人或事物总是比你们年轻人多。很多人一生都在自我要求,求最好的表现,求最高的成就,求最完美的爱情,把自己绷得那么紧,到头来你又得到了什么?或许你有没有想过,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很多女人追求了一生,到头来才发现,她要的也仅仅只是个稳定而已。”

 “稳定吗?”这两个字看起来简单,追求起来却好难。

 “你别看大宝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他小时候又瘦又弱,不说话也不理人,街坊邻居都以为他有自闭症。”赵太爷话题一转,什么时候跳到这里来了,李大哥小时候是这样?我有些怀疑!

 “但是他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和目标,你不认为他也是认真过生活的人吗?”:“嗯,他是。”

 “再说啊,你看大宝身体又壮又结实,人也老实可靠,可以保护你捏!”赵太爷表情一换,立刻三姑六婆起来。原来,这才是结论,连他也和那些婆婆妈妈一样,来强迫推销啊。

 “您觉得我们会适合吗?”我不反问,这群人怎<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