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09章-第111章
 109 退婚

 那个叫凰的前脚刚走,李大宝后脚就来了。接着楼下也来了些警察,那些警察在录完简单的口供后,也走了。芬妈很担心我是不是被那人欺负了,一个劲的问我,我又跟她解释了半天,她才相信我是真的没事。

 李大宝见我没事,说了句今天就在这里住,问了下芬妈的客房位置,自己就去了。

 睡到半夜,我又像往常般醒了。轻手轻脚的走到楼顶的天台,不想吵醒他们。一个人躺在凉凉的躺椅上,看着天空的繁星,感觉我现在的生活好像做梦一样,完全没有真实感。心底还是渴望忆起之前的记忆,可…哎…闭着眼,偶尔会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音。哎,感觉心里最近好不踏实,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让我心里堵得慌,却又找不到可以宣的出口。

 “这里风凉,怎么不披件衣服出来。”声音刚到,身上也多了见外套。暖人心扉的声音,听着感觉很好,我勾出一抹笑:“大宝这么晚还不睡?”

 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忽然伸手拔了下我被风吹,遮住我视线的头发,才道:“你不也没睡。”

 我踢了踢脚:“我不一样,我睡眠很浅,睡一会就会醒。有点失眠。”

 他一愣,怔怔的看着我,半响,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头别向一边,又过了会,他起身走到我后面,我以为他是要去睡觉呢,没料他是到后面来给我按头部的位,我本是不好意思这样的,可他按得真的很舒服,每按一处,我就会多放松很多。其实我的失眠很严重,可是不敢跟他们讲,怕芬妈担心。渐渐的,一直都失眠的我,随着他按摩的道,我竟然会有丝困意…

 一觉醒来,抬头看了看挂钟,竟然快到中午了,天啊,我睡了好久?咦?我昨晚不是在天台上?…哦,应该是大宝送我进来的。他的按摩很有效啊,竟然让我睡了这么久,精神感觉好好。待会去问问他是按的哪几个位,以后可以给自己按,这样也不怕失眠了。

 起身梳洗完毕,刚下楼,就听到芬妈在和人家说话,芬妈见我下楼,忙跟我讲说这个是皇甫少爷派来接我过去的,说有事要商量。

 我心里一惊,他主动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难道我这几天担心的事就是这个?

 忐忑不安的被司机载过去,看着这豪华大气而又陌生的环境,我好像有些怯场,本来是想带芬妈来的,可那司机说,皇甫朢特意代不带芬妈过来。今天这里没有大宝,我也没了守护神。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慌乱了下。正当我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皇甫朢的声音:“杵在门口当门神?进来!”

 他都这样讲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刚跨进门,就发现那边坐了两个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老人,呃,这里貌似只有皇甫朢和皇甫子顼我认识,那两个长辈我都没见过。我缓慢的走进去,都不知道站哪里好。

 “嫚嫚,怎么这么没礼貌,都不知道叫人?”其中一个年纪轻点的老人训斥我道。我其实也很想叫,可又怕叫错了,那就完了。不知道叫什么好啊。叫爷爷?某爷?大伯?伯伯?某伯?伯父?叔父?姑父?姨丈?舅父?哎哟,好多哦,我哪知道那个是谁?

 正当我犹豫万分想开口叫uncle试试的,那个最老的老人缓慢的开口了:“嫚嫚估计被之前的事吓坏了吧,没什么。嫚嫚过来坐,伯父好一段日子没见过嫚嫚了,呵呵,都长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来,到伯父这里来坐。”

 原来是伯父啊,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那个伯父见我还没过去,哈哈的笑了几声,又道:“认生了?呵呵,那就到你父亲那边坐吧。”

 啊?那个年轻一点的老人是我父亲啊?这么说另外一个就有可能是皇甫朢的父亲了?他们怎么都聚在一起?

 既然那人是我父亲,我坐他旁边应该很正常吧,我小心翼翼的从皇甫朢一旁走过,皇甫朢忽然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会演戏嘛!”

 什么会演戏啊?这男人,我当没听到径自走到父亲身边坐下,仆人给给我倒来一杯果汁。我看了看,还好不是榴莲汁,而是据说是我以前也很喜欢的柠檬汁。看来这里的仆人都很了解我的爱好啊,说明我之前也来过很多次了。可我对这里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什么都想不起来。

 “嫚嫚啊,这次叫你过来,是要跟你商量个事…”我的父亲说到后面,停了下来。

 那个伯父看父亲不说了,只好接着他的话说:“嫚嫚,你还年轻。以后认识好男人的机会多的是,你看我们家朢年纪也这么大了…呃,你还年轻,以后伯父一定帮你留意配得上嫚嫚的世家公子…”

 再看皇甫朢和皇甫子顼,我们都只优雅的坐一边喝着我不知名的酒,偶尔还互碰一下。

 我再傻再蠢,听到他们这么说我也懂了,是要退婚吧。想到退婚两个字,我心里莫名的痛了下。可我也知道,我现在配不上皇甫朢了。是我害死了人家的至爱,我有什么资格取代人家!不知何时,感觉我的脸的,一摸,原来我落泪了,我无声的哭了…眼眶里的泪竟然自己掉了下来。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方巾,擦了擦,正表态说好。外面的仆人忽然进来说什么‘西世集团’的老爷和公子来访。

 一会,就听到外面的一个声音很洪亮的老人在叫老二老三…

 老二老三是谁啊?我正纳闷,门口就冲进来一个穿着唐装,面红光的老人进来,接着又听到他那洪亮的声音催促仆人快点给他倒几杯水过来。

 汗!这人谁啊?

 我父亲和二伯一见他,顿时都站了起来,一会,就见他们三个老人聊成一片,把我们这几个小辈丢到了一边。原来我父亲是老三,伯父是老二啊。看他们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啊,真羡慕这样的友情。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三个老人才察觉到冷落了我们。忙又转过来,父亲先开口了:“嫚嫚,别伤心。父亲以后给你找个更好的。”

 “对!难过啥啊,以后大伯给你找个比朢这小子更优秀的男人。朢这么老了,哪配得上我们如花似玉年纪轻轻的嫚嫚哈。”好洪亮的声音啊,我的耳膜啊!这大伯说话可真有气势。

 “嗯,大哥说的是。我们家朢就一混球,嫚嫚别难过,是我们家朢配不上你。”皇甫朢的父亲也开口安慰了。

 我瞄了眼皇甫朢,朝长辈们点点头:“嗯,我没事。一切都听长辈们的安排。”

 “嫚嫚懂事就好。”父亲若有所思的拍了拍我的肩。

 “既然如此,嫚嫚不是朢的未婚了,父亲,凰想和嫚嫚结婚!”门外何时倚着一妖孽,精致的五官,雌雄莫辩的声音让人很难忘记。

 我雷到了,这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暗的不行就来明的,汗颜!

 估计三个长辈也被他那话给雷到了,一齐看向门外的妖孽,甚至一直都漠不关心,只顾和皇甫子顼喝酒的皇甫朢也瞄向那妖孽。

 “儿子啊,你啥意思?你老子刚没听清楚,不然你再重复一遍!”大嗓门的大伯朝门外的妖孽吼到,其实也算不上吼,我看他跟谁说话都是用吼的,汗!

 父亲听到大伯的狮子吼后,才反应过来,接着大喜:“呵呵,凰也是一表人才啊,既然我家嫚嫚和朢无缘,不然…大哥二哥,不然我们就把嫚嫚和凰凑一对?”

 “嗯,这个我觉得要先问嫚嫚的意见,要是她同意的话,可以执行。”二伯也附和着点头。

 想必我的嘴现在都可以进鸡蛋了,这个妖孽,不,这个男人,不,是这个女人!竟然说要和我结婚?难道这些长辈们都不介意我们搞GL?他们…他们也太开放了吧。

 我忙举手:“我反对!”

 咔吧,这下轮到我被众人观赏了,我咽了咽口水:“我…呃…就算是朢和我退婚了,我也不准备这么快把自己嫁出去。父亲,我还小,还想多玩几年。您觉得呢?”

 父亲这时却和我唱反调:“嫚嫚你都玩了几十年,哪里还小。前年你还不是吵着要嫁给朢那小子。怎么?不满意凰?凰这孩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好的一个孩子,就是长的漂亮了点,其他的都好的。”

 “呵呵,嫚嫚该不会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吧,呵呵…”二伯笑道。

 “儿子啊,你刚才说话可算话!你终于开窍了,终于肯接受女人了!好好,你老子马上给你定好这门亲事。”大嗓门的大伯那很有气势的声音倒了我们一干人。

 那妖孽还是半倚在门上,外面的太阳顺着门照了进来,柔和阳光在他身上,感觉他浑身都被一层淡淡的光圈包裹,配上他那精致的五官,让我有阵恍然…

 那三个前辈忽的聚集在一起商量,把我们这几个小辈丢到了一边。我朝那个妖孽招了招手,他见我主动和他打招呼,嘴角的弧度勾勒得大大的。三步两步的来到我这里,伸手夺过我手里果汁,抿了一口:“啧啧,还是嫚嫚的果汁新鲜又好喝!嫚嫚我们又见面了。”说完,他拉起我的手,轻轻的在手背印上一记浅吻,凑近我的耳边轻语:“凤…你始终是凰的!”

 “呵呵,看来他们感情很好啊。”聚在一起的二伯说道。

 “是啊,原来也不见他们两个特别的好啊,现在…呵呵”父亲也调笑起来。

 “嗯,那就这样定了。嫚嫚这丫头就给我当媳妇吧。”大伯始终是那么的有气势,只是我的耳朵听得有点刺。—,—|

 大伯发挥他的领导作风,用力拍了拍手,示意我们都过来:“咳咳咳,那个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哈。既然今天朢和嫚嫚已经退婚了,经过我们一致同意,下个月初八就是嫚嫚和我家凰的结婚,订婚这套程序咱们就免了算了。”

 囧!

 “我抗议!”

 “我反对!”

 一旁的妖孽噗哧的笑了出来:“平常不见你们如此默契,怎么今个倒是异口同声了?”

 抗议是我说的,反对是皇甫朢说的。

 皇甫朢对上我的眼,我看不到他眼里有一丝的柔情或者温柔神色,只有一如既往的冷血无情。很奇怪他为什么反对,可当听完他的解释,我了然了。这男人是想报复吧。

 “父亲,我何时答应过退婚?”他环顾了一周:“主角没退场,配角也想表演?既然你们这么着急我和嫚嫚的婚事,不如…日子就定在下个月初八吧。如何?”

 囧!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皇甫朢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朢,别太过分,退婚也是你之前的决定。”皇甫朢的老爸板着一张脸,沉声说道。

 “你个皇甫家的臭小子,玩什么!和老子儿子抢女人!”不是一般直的大伯吼了出来,那大伯还想继续骂人时,被他的宝贝儿子给捂住了嘴:“父亲大人,您先别动怒。两位世伯也别生气。凰有个提议,可以给诸位长辈们参考可行度。不如让嫚嫚来决定选谁,从今到下月初八前的这段日子,凰愿意和朢一起追嫚嫚,最终和谁结婚,留给嫚嫚下决定如何?”

 “这…”三位长辈们又聚在一起讨论了起来。

 “爷爷,子顼有话要讲。”静默一旁的皇甫子顼开口了。

 “哦,子顼你这小子也在啊,你大爷爷还没看到你呢!”大伯扯着大嗓门朝皇甫子顼吼道。我很想说一句,大伯您的眼光和嗓子真好 —,—|

 “嗯,讲”

 子顼邀起手里的酒杯,在空中朝我一碰。奇迹般递过来一个笑:“爷爷,您知道吗?咱们家的小公主现在就只要嫚嫚,别的女人除了妈她甩都不甩一眼。您愿意让别的坏女人嫁进皇甫家,代替嫚嫚养育我们家的小公主么?您就不怕这次没娶到嫚嫚,下次娶个坏女人进门,一不小心让咱们家的小公主出了车祸,或者又一个不小心让咱们家的小少爷们失踪!这个…”他表面是想跟爷爷讲,可他那犀利的眼却一直盯着我,说到出车祸和失踪时,特意停顿了下,又在空中作势朝我碰了碰杯。这男人摆明了就是让我内疚,让我拒绝凰的提议,嫁给皇甫朢。其实他这想法完全是没必要的,我才不搞GL,况且那个神经兮兮的凰昨晚吓到我了,明明是个女人,可今天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发现他们把他都当作了男人。好奇怪!

 想到皇甫子顼说的话,我心里闷得慌,一想到皇甫朢要娶别的女人,小诗他们要被别的女人养大,我就感觉好闷,有点难受。

 “这个…”

 “这…”“呃…”他们应该都知道,皇甫朢孩子的母亲是我撞死的。想到这里,我又是一阵难过,哎!

 “那只是个意外!嫚嫚别难过,这里环境太污浊,不若我们出去吧。”一旁的妖孽竟然开口帮我。他说着就拉起了我的手,想出去。

 没料还没走到门口,我的另一只胳膊就被某个人使劲的拽住,那人的力道好大,拽得我生疼:“东嫚是我皇甫朢的未婚,不是你西凰的,放开你的脏手!”皇甫朢的声音充了独占,霸道的宣示着他的主权。

 “我之前有听到你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凰把他那有些长的碎发摆了下,用一副不在乎的口吻说。

 “东嫚,过来。”皇甫朢这次把话语权转向我。他的手力道好大,我想我的手臂肯定紫了。

 凰无谓的笑了笑:“嫚嫚,记得我们昨晚的谈话吗?想知道之前的事吗?跟我走,凰告诉你一切。呵呵,若我讲了,你还愿跟他过,那凰尊重你的意愿!呵呵…恐怕我若全讲了,以后就算是皇甫朢想靠近你,你都会觉得恶心!”

 听着凰现在的话,我觉得凰不像是个精神病患者,只是,他的话到底有什么意思呢?我要不要跟着凰出去清楚呢?还是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感觉像活在虚拟世界般过活?

 “东嫚,你不是一直都想嫁我,怎么?现在出现二抢一的局面,你也会摆谱了?”皇甫朢半眯着眼,声音越发的沉稳。

 唰的刹那,我的脑海又闪出一抹支离破碎的片段。某个人越生气,表面越平静…

 “回房带小诗。”皇甫朢追加了一句。

 我咬着,想了想:“你放手,我要和凰出去。”

 他显然没料到我会忤逆他,那抓我的手又加重了些力道,我痛的哼了出来,凰也察觉了我的痛楚,忽的我眼前一闪,被皇甫朢抓住的手已离了他的控制。接着我不由自主的被凰拉着跑了出去,快到外面院门的时候,我扭头看了看,皇甫朢还呆在刚才的地方,冷冷的看着我们。

 不知跑了多久,反正我被他拖着跑了好远,直到我实在是没力气跑了,他才停下来。

 我们找了处路边有草的地方坐下,看到凰心疼的帮我着那微微发紫的手臂,我觉得原来除了芬妈和大宝,我也是有人爱,有人心疼,感觉心底暖暖的。

 今天看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宠我,也没表现出很讨厌我。感觉我们之间有一种淡淡的疏离。

 我很奇怪,之前应该是皇甫朢叫我过去退婚的,可到最后为什么他又要娶我?

 “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恶寒,我还在为这个问题纠结。

 她浅笑:“凤昨晚不是感受到了么?还是再想感受一次?”

 “呃…不用不用。我当你是人妖便好。”

 —,—|:“呵呵,凤忘了你也如此?”他浅笑着说出这句雷到我的话,什么叫我也如此?恶寒,我只是个女人。

 我离她的手:“我们还是来讲讲我之前的事吧,你能帮我回忆么?”<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