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15章-第117章
 115 人生若只如初见《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15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头…好痛!撕裂般的痛…

 耳边传来模糊的人声:“别心急,慢慢来,强迫自己去想对身体不好。你就是你,谁都无法替代和改变的事实…凤…别勉强自己。”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什么都不记得,他们伤你太深,忆起必是幸事…凰!你为何总这样,你以为放任她找寻记忆,这就是对她的好吗?这就是对她的宠?”

 “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我见不得凤受苦,原谅我!大宝,原谅我,你要知道,我也找了他几世,你这心狠的人,早就知晓凤的转世,为何不告与我。宁愿一直在背后默默的关注、帮助她,你以为这样,凤就会被你感化,会和你在一起?”

 “别把我想成圣人,也别把我想得这么无私。我只是简单的想让凤好过点,不想给她负担和压力。”

 “前世你们是朋友,难道这世你也愿只做一世朋友?”

 “…我…不想带给她额外的困扰。”

 “好,既然这是你的决定,凰尊重你。只请别干涉凰对凤的行为。”

 “为她好,我不反对。若是有害她之意,别怪我不留情面。”

 “你…这是何苦!…这般赎罪…”

 “别提往事,我不想忆起不好的回忆。现在我只是李大宝,一个本分的农民。”

 “你…”我伸手太阳,睁眼,原来眼前真的有两个人在谈话,我以为又是幻觉:“你们?”

 “凤,醒了。感觉如何?”这不男不女的神怎么也在这里?怎么又在说胡话。

 大宝把凰强拉了过去:“她很累,先让她休息好。有什么等明天再说。”

 “我没事。”我忙制止住大宝的好心行为。

 大宝淡淡的看了我眼:“身体重要,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大宝,凤让我留下你没听到!你还推我!”凰有些生气的抵着大宝的推嚷。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都住手!”我沉声说道。再看他们,李大宝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凰有丝兴奋的神情。

 他们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小叔和艾岚结婚了吧。”

 李大宝听到我问这,浑身轻颤了下。凰却更兴奋了。

 “我的女儿和儿子们呢?他们怎么样?老大峄儿被小叔接走了么?”

 他们的表情都好古怪!

 “怎么没见皇甫朢和colin?”

 李大宝凑近我,摸了摸我的额头,他的手颤抖的厉害。那个雌雄莫辩的男人换成一副深思的模样。

 “皇甫朢也和东嫚结婚了么?还是和那个有私生女的女人结婚了?colin现在肯定是被那个怀孕的女人着吧。所以他们没在这,是么?”

 “东嫚…”李大宝迟疑的开口。

 我听到这名字,蹙眉闭眼:“是东嫚开车撞我的,我看到了。”

 “你…”他俩好似领悟过来什么,齐问,可却只说了一个你字,后面的就没了声音。

 凰那精致的面容,雌雄莫辩的姿态,让我见了就想感叹世界的不公!为什么这男人会长成这么妖孽!

 他俩又对视了一下,微点头。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女儿呢?”

 “她在睡觉。”

 “这里…好像是你的小旅馆?”我环视了下周遭,干净而又简陋的小客房。

 李大宝微微点头。

 咦?奇怪了,我好像只睡了一小觉,怎么醒来就到了这里?难道我昏睡了很久?:“我躺了多久?是你们两把我送这里来的?皇甫家的两个男人没阻止你?”

 凰妖魅的一笑,给我倒了杯温水:“凤先喝杯水。凤躺了不久,才几个月而已。皇甫家的两个男人,还有凤的小叔他们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哦,懂了。心底不是一直都想逃避他们么?为何在听到他们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会有丝心酸,小叔应该有贵人相助吧,皇甫家的两个男人他们也有自己要负的责任。哎…这样也好,我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带着女儿,在这小镇上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只是…我的儿子们,假如还有机会,妈妈会去看你们的。

 “韩…”李大宝好似讲话很费力般。

 我突然觉得李大宝很有爱啊,这人很适合当我宝宝的爸爸。嘿嘿,不如就让我女儿认他当干爹好了。反正女儿在肚子里的时候,都是他在一旁照顾我,认他当干爹也不为过,我和女儿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呆在这里,嘿!(黄牛丫子:个人觉得此人思维不正常,头被撞傻了。就算是干爹,长期呆在这里也不正常,更不用说什么正大光明了—,—|)

 “大宝,以后叫我天天吧。别叫名字叫的这么生分。跟你商量个事,你愿意当小四的干爹么?嘿嘿,美差哦!”美差就是可以每天都随时随地的揩小东西的油,缺点就不说了哈,缺点太多了,汗!

 “好”

 “凰也要当爹。”感觉被冷落到一旁的凰也不甘示弱的说。只是,那丫的,貌似掉了个干字啊,是干爹,不是爹啊,这是有本质区别滴:“你还不够格,你长的太漂亮,我的宝宝会有自卑感,这样对她会有心里阴影。你不够耐心,你能每天半夜起至少7次帮宝宝换布,喂么?你不够细心,你能通过宝宝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知道她想做什么么?嘿嘿,妖孽,等你啥时候能胜任了,我就让你当小四的干爹哈!”

 凰擦了把心酸汗:“凤这哪里是在找干爹,这般是找妈才对。”

 “呵呵,没你这妖孽的事,给老娘闭嘴!大宝愿意就行了。”我心虚的干笑了几声。

 …转换场景的分割线哈…时间晃的很快,我在这里已经平淡的呆了三天。初次见女儿,吓了一大跳,我以为那是别人家的小孩呢,她长的好大了啊,要不是她扑过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叫我妈咪,我还真不敢相信这是我女儿。看到女儿,我就知道我大概睡了多久了。泪啊,都快成睡美人了!

 还是住我之前的房间,里面的摆设还是如初。衣物和手提都在老位置放着。

 打开电脑,随便看了下,邮箱里只有一封邮件,是小叔的。

 小天:

 知道这封信你永远收不到,可还是发了。我…爱你,爱你,真的爱你!爱你已入骨!若是当你面,我肯定不敢说出来。我的这条命是你的。放心,小天你安心的去吧,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峄儿。本来是想下去陪你的,是皇甫家的两个男人骂醒了我。他们把你的遗书给我看,小天小天小天小天小天小天小天小天… 我是多么的震撼,你对我的爱,我都快承受不起了,我不配拥有美好的你!原来你一直都默默的在关注我,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可是,我还是没勇气面对你的死亡,没勇气面对你先我而去!我怕,好怕!知道我很懦弱无能。看到你不顾一切的冲到礼堂叫我走,内心的震撼是难以想象的!好想…好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顾一切的和你出去。小天,如今我们两隔,物是人非。

 我承认,那天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仅仅是和艾岚在演戏给你看,我发誓!我没吻她。我们只是用了点光的反,昏暗的光本来就看得朦胧,你又离得远,误会很正常!呵呵,这…也正是我当初的意愿。让你误会,让你远离我。让你在外面错以为我们接吻。我的吻,只给你!只为你!

 艾岚是个好女人,为了帮我,答应和我演一场戏,我很感激她。对她也仅仅只有感激。

 小天,你…才是我心心念念,爱了几十年的女人,从小,我就没把你当作侄女看待,可…你一直都把我当你唯一的依靠,唯一的长辈!我不得不把我对你那龌龊的心思深深埋藏,让他腐烂在心底最深处。不能见光,不能让你发觉,怕你知道后,嫌恶的远离我!

 直到某天,我们在一起后…

 我知道,当时的你对我只有占有,没有我对你的那种感情,可我也很足。只要能呆在你身边,哪怕是只能给你做饭洗衣我也愿意。哪怕我只是你的众多男人之一,我也甘愿。只要你开心,只愿你好!一切…都只愿你好。

 事与愿违,后面一连串的事得我不过气来。你不好,你不开心,你更加不幸福。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恨我对你的狠心,恨自己对你的态度,恨我让你伤心,让你失望,让你哭泣!恨死了自己。可事走到这一步,难以再回到从前了。想到一首歌:如果再回到从前,开始与你相恋…轻哼着那首歌,想着要是真能回到从前,我…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般该多好…小天,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愿你一路走好,下世能找个好人家投胎。

 今生…已错过,来世…再相守!

 …

 什么意思?这是小叔几个月前给我发的邮件。他的意思好像是说我死了?我死了?我不是好好的呆在这里么?难道是李大宝和那个凰的骗我?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清楚。

 小叔,你让我怎么办?开开心心的回去跟你讲,我原谅你了?

 对不起,我韩天天办不到,虽然之前你和艾岚是做戏,可当初看在眼里d的我,却是那么的心痛、伤心和难过!你以为就凭你这一封忏悔信就能让我原谅你。

 抱歉,我韩天天当初给了你机会,并且给了你不止一次的机会,可你呢?你怎么做的!你每次都狠狠的践踏我的自尊,践踏我对你的感情!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灰心,心冷!最后心死…

 懦弱的男人, 你就内疚的过一辈子吧!

 合上电脑,心里很,无意中瞄到楼下院子里的对话,让我心更

 “我们能瞒多久。”李大宝难得严肃的表情。

 凰甩了甩他那披肩长发:“凰不认为这算瞒。这只是为凤好。”

 “你在打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宝的声音。

 “不会害凤就是。”

 “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我心里很不安,总感觉有事要发生。”大宝啊大宝,到底什么事啊。

 凰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发丝,不在乎的语气:“早已注定的,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

 大宝看了眼我的方向,吓得我立马躲起来:“不想让她再受到伤害,她的苦难已经够多了。何时才是尽头…”

 “不知道,现如今凰只关心皇甫家的行动。他们好像查到了我们到你这里来。估计用不了几天这里就会热闹。呵呵,想到凤…等着看好戏吧!”凰戏谑的笑道。

 “我们走,离开这里。如今的这里早已不复当初的宁静,除了她,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这里的母亲我早已安顿好。”

 “逃得了吗?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还有大宝你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凤会愿意跟你走?你以什么理由说服她?别忘了,她如今不再是犹豫不前,柔弱的东嫚!而是脾气火爆,我行我素的韩天天!”

 “只要不让她接触到镜子…”

 “大宝啊,你太天真了!真以为她能一辈子都不照镜?这几都让我们紧张的不行,每次她想照镜梳头都得我们紧张兮兮。你能坚持,我可受够了!”

 …

 他们后面的话我都没心思听了,我的头昏了,镜子!对,镜子,是说我这房间里面只要能反光的东西都跑哪去了呢,原来是他们偷偷给我撤走了。

 为什么不让我照镜子?是我毁容了?还是?

 我的手机,对,原来那款手机后面就是化妆镜。祈祷希望他们没翻我的箱子。慌张的打开箱子,找了半天,才在箱子的角落里发现早已停机没电的手机。

 转过来的刹那,手里的手机应声倒地!

 这…是我的脸么?不对不对,我刚才肯定眼花,看错了,幻觉是幻觉!我侥幸的拾起手机,在看之前,又眼,确认我现在头不昏,眼不花。转过来,不对不对,肯定是这手机的问题,这屏幕太小了,看不清楚。我要去找大镜子看,对,楼下服务台后面就是个大镜子,我要下去看。

 心慌的跑下去,扯开坐里面看书的堂妹,闭眼,深呼吸三下,睁眼:“啊!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是我太恨东嫚所以看出现的幻觉吧。”一旁的堂妹被我奇怪的动作吓到了,我侧身又拉住她:“你看我是谁?我是韩天天还是东嫚?”

 她吓傻了,只知道摇头。

 我极力克制住自己那火爆的语气:“我是不是韩天天?”

 …

 “天天放手。别激动,我们有话好好说,别吓到堂妹。”大宝听到前台的声音,和凰从后院赶了过来。

 凰忙附和着点头:“对啊凤,你就是韩天天,不是东嫚。别激动,你听,楼上的宝宝在叫妈咪,咱们先上去。”

 “诗醒了,在要你。先上去吧。”

 我推开堂妹,摇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你们两个是骗子,之前就骗过我,我该相信你们还是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脸怎么变成了这样?啊…为什么,你们给我解释啊!为什么小叔说我死了!啊…我不要你们的欺骗,不要你们的安慰,我只要真相!我到底是谁!”

 “天天,原谅我们之前的举动,我们只是不想让你受伤害。你不是东嫚,你就是韩天天。”大宝一步一步缓缓的朝我移过来。

 我戒备的后退了几步,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他,世界的谎言,我该相信谁!

 凰见我这么失神,顿时也紧张起来:“凤,凰跟你说实话。你谁都不是!不是韩天天,也不是东嫚。你只是凤,凤就是你唯一的名。其余不过代号而已,凤不必介怀,更不必放心上。”

 “呵呵,看看,看你们说的话,那我现在该相信谁?你们这群骗子!”我失望的指着他们,扭头冲了出去,不想听他们的解释,如今这世上骗子和谎言太多,甚至多过真相。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向前跑着,不知不觉打了个寒颤,抬头看了看周围,江边,原来是江边,这里也有我和李大宝之前的回忆。

 看着远处昏黄的江水,这明明是长江,为何里面水的颜色和黄河一样污浊,难道也和人一样,杂质谎言太多,早已失了本

 吹着冷风,心里渐渐平静下来,仔细回想了最近几天的事,我的记忆只到前几天醒来之后,之前出车祸的时间到现在中间差不多断了一年,这一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韩天天的,可我的面貌却是东嫚,比我漂亮得多的东嫚。前天泡澡的时候就发现异常,怎么感觉自己的好像变细了很多,也变大了,我还以为是躺了这么久,吃药引起的副作用呢。

 还有他们之前的疑虑,他们的神色,明明就古怪之极,我当时也没细想。

 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小四竟然叫这个东嫚的皮囊叫妈咪,貌似小四和我很。出车祸之前,小四什么都不会叫,快一年过去了,我就不相信,我一醒来,小四就自动会对着我叫妈咪。 妈咪!她竟然对着害死她母亲的恶毒女人叫妈咪!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感觉就我一人蒙在鼓里似的。

 “啊…”我发般的对着江水狂吼!:“啊…”116 第三次的强暴《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16 第三次<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