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18章-第121章
 118 又遇强X《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18 又遇强X

 “呵呵,你说让就让,我有拦着你吗?”皇甫子顼一脸的痞笑,标准富家公子哥的形象。

 皇甫子顼你个小孩,老娘不找你麻烦,你TMD当我好欺负吧,我从包里拿出电话,联络上皇甫朢:“皇甫朢,我碰到子顼了,你要不要和他聊聊。”说完就把电话丢给皇甫子顼这个小孩,相信皇甫朢心里有数,知道怎么讲。

 果然,他们聊了几句,皇甫子顼挂了电话,凑近我的脸,看了又看,魅的蓝眸一勾:“婶婶真是驯夫有道啊!”半响,他手朝后面一挥:“我们去别家,这里有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

 “colin不会吧,你也有惹不起的对象?”一旁的某位富家公子哥调侃道。

 其他几位也跟着起哄:“是啊colin”

 “逊毙拉colin”

 “colin这漂亮小女人是你婶婶?呵呵,该不会是…哈哈哈哈”不知是谁打笑,接着周遭的一齐起哄的笑起来。

 Colin也不怒,只是笑,魅的笑:“还不滚,这女人不是我们惹得起的。”语气寒气人,和皇甫朢同出一辙,要不是我面前站着是colin,只听声音和语气,我会以为是皇甫朢来了。这小孩,感情之前在我面前都是装的啊,呵呵,有点意思。我一个侧转身,朝PUB里面走去,丢下一句谢了就闪了进去。还是不准备和皇甫子顼这正面男人锋,能避则避,他刚说我惹不起,其实他这人我更惹不起。

 站在入口,环视了周遭,没看到小叔的身影,倒是惹来了其他的麻烦…

 “找朋友?”一个人模狗样的男人呵着酒气凑了过来。

 我不着痕迹的退后,从一侧走过去,仔细看了一圈,才在那边阴暗的角落处发现某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走过去拿起桌上未喝完的半瓶酒,对着他的脸就这么倒了下去,他才晃悠悠的醒来:“你…东嫚?”

 “韩涵翰我们回去再好好算账,起来给我回去!”我一字一句的咬牙说出口。

 他除了开始瞥了我眼,发现我是东嫚,随即不理我,径自找酒喝,见酒瓶在我手里,一把夺过我手里的酒,就这么灌了起来。我拽住不让他喝,他愣了愣,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你这凶手来这做什么?”

 我头痛的按了按太阳:“你就是这么照顾你和韩天天的儿子?她把她的肝给你,不是让你来喝酒的,是让你好好照顾你们共同的儿子!你这算什么?”

 “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管。”他打断我的话。

 我一愣,凄凉的一笑,是啊,以东嫚的身份,顶着东嫚的皮囊我有什么资格来管?

 他无视我,继续喝他的闷酒,我就这样静静的坐他一边,也要了些酒慢慢的喝着,这酒好苦,苦中带涩难以下咽…看着颓废的他,一口又一口的灌着,仿佛这只是永不醉的水,心底某静默了许久的弦忽地颤了下。

 一坐就是几小时,中途除了刚才那个人模狗样的猥琐男,自讨没趣又来过一趟外,我们之间就这样静静的喝着各自的闷酒,也不说话。

 苦涩的酒,那么的难以下咽却又让人甘之如饴…

 直到礼貌的服务生过来跟我们商量要打烊了,他才摇晃着起身丢下钱晃悠悠的走出去。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在想什么,竟然任由他这样,却不知该说什么好,难道是被他刚才那句:‘我没资格管’给堵到了?

 是啊,我既不想让他知道我是韩天天,又还想干涉他和我儿子的事。还想对他指手画脚!我都忘了,我早已不是当初的韩天天,如今挂着的是比我之前要耀眼很多的东嫚的脸。这张陌生的脸,让我心寒,每看一次,我就会怕一次。

 相信他现在看到我这张脸,也让他感觉厌恶吧。

 看着他步履不稳的往前走着,我鬼使神差的跟在他后面。没细想是出于什么心态,反正就是想跟着,怕他出意外。

 还好他没开车来,可他却不知道打的。这里到他家还蛮远的,该不会是想走回家吧。我有点昏,郁闷的想回去算了,不理他这个醉鬼,可见他这样,我却于心不忍。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回家的时候,发觉后面好像跟着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想起相似的那夜,我忙赶上他:“后面有人跟踪我们,我们快走出这里,到大路上坐车走吧。”

 他无视我的存在,余角都不扫我,只顾喝着手上剩余的那小半瓶酒。

 心底有丝害怕,怕又重蹈当初的情景,催促着让他快点走,没想到,这时候他却停下的摇晃的脚步:“东嫚你…你跟着我做什么?…害死了我的小天你还不足,还想来要我儿子!” 我怒,我什么时候说要他儿子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快走吧。后面有些奇怪的人。”

 “你…你…你这个坏女人,又想耍什么把戏。你…你都如愿和皇甫朢结婚了,你还有什么不足的!”他指着我,忽地打了个酒嗝,眼睛扫到我后面,这下,他应该发现了后面真有人跟踪吧:“你你…你以为带着一群小喽啰我就会怕你么?我跟你讲,你再跟着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我昏,他到底是喝醉了还是脑子烧坏了:“不想和你在这无谓的争论,我们先回家,回家我们好好谈谈!”我拉住他一只隔壁。没料他像避瘟疫般收回去:“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不是我的小天,你还我的小天!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小天!小天!我的小天,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联合艾岚来欺骗你!我承认我后悔了,我一开始就后悔了,小天!你到底在哪里!我总感觉你就活在我身边,我知道你还没死,你肯定不会死,是么!小天!你在哪里!告诉我,告诉我我去找你!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这种日子我活腻了!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随你去算了!既然老天让我们相识,为何不让我们相爱!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从小到大一直都爱你!为什么你总是看不到我的心,为了你,我放弃我所有的性格,只为你,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总想把最好的一面都给你!

 皇甫朢!都是这个男人!是这个男人毁了你,毁了我们的一生!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在这几十年都活在恐惧和阴影中!让我心痛,心痛你的故作坚强!心痛你半夜总被噩梦吓醒!心痛你忘不了过去,忘不了那些血淋淋的东西!我后悔了,那晚我后悔了,害的你差一点又重蹈覆辙!我真该死!每次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不在! 我TM不是人!

 小天~~~~~教我该怎么做!求你教我!我不想这样,真的不想这样了!厌倦了这一切,厌倦了没有你的一切!人常说喝酒能忘记一切,为什么我越喝头脑越清楚,清楚记得你的每一件事,清楚的记得我们的每一件事!

 老天~~~~带我去找小天吧!带我去找她!我好想她,好想好想!”

 “我知道韩天天在哪里。”故作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其实心底早已掀起了惊涛骇,小叔,我就知道你会后悔!我还活着,你的小天在这里,我也好想好想你,见到你这样,我的心也会痛,好想现在就抱着你,对你诉说我的思恋及爱恋!你眼神里那浓烈的哀伤,心死的神色让我震撼!

 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这样对你。究竟是在惩罚你,还是在惩罚我们两个?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接受不了东嫚的这张脸,我无法忍受顶着东嫚的这张脸跟你说我是韩天天!

 他终于正面看我,紧张的抓住我的衣袖::“小天在哪里?小天在哪里你告诉我,求你告诉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说啊小天在哪里?快告诉我啊!”我心狠的打掉他的手:“昨晚做梦梦到韩天天了,她托我过来看下你,让我转告你,好好待你们的儿子峄儿,她说,你要是好好待他,不久后她就会回来和你们团聚。”我语无伦次的瞎编造,随口撒谎道,这么明显的谎言,他竟然当真了,激动的又抓起我的胳膊:“她还说什么?她过得好不好?她有没有想我?她具体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和儿子?你帮我跟她讲我和峄儿都很想她,峄儿现在很大了,会叫爸爸也会叫妈妈,只是没有妈妈叫…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峄儿的,我保证!你跟她讲,让她好好照顾自己,我和峄儿在家里等她回来!不管多久我们都等她回来!家里永远都她。还有,我以后都不会骗小天了,不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骗她!再伤她的心!谢谢你,谢谢你!”我想他疯了,他真的想韩天天想疯了,这么明显的谎言他竟然当真了,说得还那么的诚恳。

 小叔,我也想你,你要等我,等我回来。现在还有件事我要去处理,处理完我就来找你们。我心底对他说着。

 “哎哟~~瞧瞧这对情侣~~啧啧”戏谑的声音传来,我刚才都忘了,后面有几个人在跟踪我们。完了,这下完了,向周围望了望,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差不多被包围了。阿门,希望这里有警察巡逻。

 “你们想做什么?”小叔这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见我们被一群小氓包围,不着痕迹的把我护住。

 其中一个小古惑仔的笑了几声:“你看这架势做什么?难不成还是做城管的!啊…哈哈哈…”一干人哄笑起来。

 其中一个看似年纪大些的痞子眼睛朝他们一横,那干人立马止住了笑:“都把值钱的东西出来,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心里默念,还好只是打劫。我听话的把钱包和手机都逃出来准备丢给他们,没料那个被酒冲昏头的韩涵翰竟然拦住我,不让我把东西给他们,沉声说:“还有没有王法!小心我报警。” “啊…哈哈哈…”众人又笑起来,这个傻小叔,这种情况下先保命吧,报警等人家警察来了,他们早就走了,我们现在才两个人,人家至少有七个人,我们怎么斗啊!

 “哈哈,报警啊,你报啊”带头的那个笑得开心极了,忽地脸像变脸似的一脸凶相,提起脚对着小叔就是一脚:“你TM还想报警,老子让你报警,老子你报警!踢烂你的嘴!”他边骂边不留情面的踢踹着。

 我吓得大叫住手,可这样只换来他们对小叔的群攻。中间不知是谁开口说我长的不错,接着就是他们几个带着意的眼光扫到我,小叔见状,护我到后面,可他们人太多了,护得到前面的就护不到后面了,后面的人扯开我,不知是谁又想撕扯我的衣服,我吓得大叫,小叔气愤的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翻扯我衣服的其中一个,拽着我想冲出去,可是他们人太多,我们才跑了几步就被人又给扯住,那几人一把拽住我,一下就扯掉我的一个袖子,我失神的尖叫起来:“啊…小叔…救我!救我!啊…不要过来!不要!”

 只感觉到小叔拉我的手颤了颤,忽地不知怎么回事,他像变了个人似的,不顾众人的踢打,和那个为首的混混对打了起来,我不敢看,我好怕,好怕,为什么我总会遇到这种情况,小叔!我闭着眼,周围原本对我动手动脚的几个人也停了下来,听到一声惨叫,我吓得立马睁开眼大叫:“小叔!”

 再看小叔,身上到处是血,分不清是谁的都。再看他对面的那个为首的混混,竟然痛苦的捂着下面在地下打滚,小叔的眼神此刻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陌生,变得嗜血!他一步一步朝着我这边的几个混混走过来,那几个人好像吓到了,小叔到底对那人做了什么,让他们转变得这么快,那么害怕?

 要走近了,他们也跟着不停的后退,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吼了声:“老子们有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兄弟们抄家伙一起上!”

 六个人,整整六个人围攻小叔一个人,我不知道小叔到底是怎么做的,突然其中一人尖叫着手捂下方,痛苦的滚出来,剩下的五个人只稍微愣了愣,又一齐冲上去对小叔拳打脚踢,随着时间的推移,可怕的痛苦呻声一阵传一阵,当还剩最后两个的时候,那两人惊恐的丢下同伴吓得跑掉了,小叔跟着赶了几步,忽地倒地不起,我惊慌失措的奔过去叫唤着小叔,小叔挣扎着说了句:“小天,这次…我…终于能亲自保护你了…”

 “小叔,小叔你醒醒,小叔你不要吓我,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去看医生,别睡着,我带你去看医生!求你别睡着!别睡着!”

 119 砍伤13处《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19 砍伤13处

 我惊慌失措的从地下捡起包,翻出手机颤抖的给皇甫朢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小叔,你千万不要有事, 轻拭着小叔脸上星星点点的血渍,心里翻涌着各种滋味,小叔,你让我该怎么面对你?

 皇甫朢来的很快,看了眼周遭,随即明白怎么回事,吩咐人抬起他,皇甫朢抱起我一起送到他们家的医院。从小叔倒下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都是空白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任由皇甫朢抱着我。

 医生打针,我也感觉不到痛,麻木的看着前方,不知道看着哪里,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心底和脑海里一片空白,直到皇甫朢一记强迫的深吻,让我没地方呼吸,才回过神来,见是他,也就由他了,继续游神麻木中。

 他爱怜般的圈紧了我:“韩天天,这是我的失误!我真该死,放任你一人在外。放心,以后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别怕,以后都不会了,别怕,我在你身边保护你。”他心疼的吻了吻我的额头。他怎么知道我的想法?每当我怕到极点时,就会神游,脑子里一片空白,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忘了令我害怕的事情,忘了之前的恐惧,忘了不好的片段。

 “别怕,我在你身边,别怕韩天天。”奇迹般的温柔声音,让我以为是小叔。啊!小叔呢,我忽地尖叫起来:“小叔?小叔呢!小叔在哪里?我要小叔!”

 “别担心,小叔在抢救,没事的,我派的都是国际顶尖医生去抢救小叔。乖,别怕,乖乖睡一觉,醒了就能看到小叔了。放心,小叔会安全。他会没事的。”他柔声安抚我,轻抚着我的背。

 听着他那温温软软的声音,为何我会有些困,刚才那个医生给我打的什么针?镇定剂还是什么?眼皮好重,小叔,为了我!你会没事的吧!

 …俺素无聊的分割线…

 小叔在叫我,小叔好像在叫我,我忽地睁眼从上弹了起来,吓得一旁的皇甫朢忙抱住我,问我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小叔在叫我,我要去小叔那,小叔在哪里?我要小叔!”我激动的扯住皇甫朢,使劲的摇晃着。

 他安抚的握住我的手:“他在ICU病房,我们待会去看他。”

 “ICU病房?他是不是快要死了!”我尖叫起来。

 皇甫朢抱住我:“没有,别想,只是怕他受感染,才转到ICU病房,危险期已经过了,现在没事!”

 我推开他:“小叔他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都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关键是你和小叔都安好。那几个氓地痞我已经派人去招呼了,别怕韩天天,一切都过去了。”

 “小叔到底怎么回事?”

 “一切都过去了,他现在很好,不信我们待会一起去看他。”

 “小叔到底怎么回事?”最后一句我都是吼出来的,他这么不愿意说出来,小叔的情况肯定不乐观。

 “他全身被砍伤13处,伤口合180余针,失血1500毫升,其中肩膀两处刀伤造成两处骨折,左手背肌腱两处断裂,昏21个小时后才醒,危险期刚过。”皇甫朢快速简单的说完,听得我心寒。

 120 整容《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20 整容

 不顾皇甫朢的阻拦,我现在就要去<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