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26章-第128章
 126 幕后黑手《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26 幕后黑手

 看着皇甫朢直直的跪在他面前,心里闷闷的,虽然一直都很希望有个正义之士来替我报仇,把皇甫朢狠狠的踩在脚底,尽情的蹂躏他,凌辱他,把他对我的种种都加倍还给他!可真看到这情景,我还是于心不忍,不忍他受到这种凌辱,就算是下跪,那也不是给陌生人。

 哎,真是世事难料,风水轮转。皇甫朢也会有这一天,心底不住叹息这世间,谁能说得清明之事。

 “哈哈,好玩,真是好玩,皇甫朢你也有几天,真是稀奇了,原来传说中的皇甫朢也不过如此嘛,不如…我们再玩玩更好玩的,来人!”神秘面具男笑得东歪西倒。

 皇甫朢冷静的沉声道:“您是不是该承诺放了东嫚。”

 神秘面具男听到皇甫朢说话,作势般掏了掏耳朵:“本少爷何时承诺过了?有说过?真好笑!这次请你来这,只不过让你来看热闹的,看我如何好好对待你的子!

 哼~传闻东嫚和你夫貌合神离,看来传闻也不尽信嘛!来人!”

 “等一下。”我抢先发话。

 神秘面具男和皇甫朢一齐看向我:“唷,东嫚小姐也有意见?”

 我扯出一抹诡异的笑:“我想和您单独谈谈,谈完后随您处置我和皇甫朢。”

 “什么意思?”神秘面具男挑起我的下巴,尖声道。

 继续保持诡异的笑:“字面上的意思,我想和您单独谈谈,单独!您应该知道,我双手被绑,就算有什么花招也使不出来。我想和你您谈谈您这次请我来的目的。该不是您怕和我单独相处吧?”我故意刺他,他哈哈的尖声笑了几声:“想让我上当。本少爷为什么要答应你,你有什么筹码和本少爷单独谈判。”

 示意那个面具男凑近,心里也在打赌,赌他就是我猜的那个人,我低声在他耳边轻语:“我出五千的嫖娼费,隔天你出了一万。”随即加大了音量:“不知这能不能作为筹码和少爷单独谈谈。”

 看不到他有没有变脸,不过他刚才浑身微颤了下,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我在赌,赌他是皇甫子顼,声音可以变,面具可以带,可那说话的语气,嚣张的态度却同出一辙,那玩味的神韵和在PuB的colin一模一样,刚才我说的那段话是说我们的第一次,我把他当成了鸭,而自己也没带多少现金,知道现如今鸭比贵,只好把钱包里总共的五千块现金都丢给他,仓皇而逃。第二次更搞笑,也是在那酒店,也是那房间,他给我丢了一万块,我吐血,这是标准的耍小孩子脾气,把我当给嫖了回来。

 “你…你是?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她的秘密?”他的情绪有些不稳,见他这样,我心里有了底,这小孩,原来真的是他,丫的,回去非揍死他不可,敢这样对我!可脸上还是笑着说:“这筹码够分量吧,我看我们还是单独谈谈。”

 他犹豫的看了我半响,凑近左右细看,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大手一挥,示意他们带着皇甫朢先出去。

 见只剩我们两,我也收起了脸上的客气:“colin你可是越来越能耐了!快点给老娘解开绳子,我也不跟你绕圈圈了,我就是韩天天,是你嘴里心心念念的宝贝,要我证明你看,你先把你这脸上碍眼的面具和变声器给我丢掉,老娘看着不。”他由最初的惊讶不已变得疑惑起来:“你这么肯定本少爷是colin?你可真搞笑,别以为说出我和宝贝的私事,就能让本少爷相信你是宝贝!东嫚,看不出你还有心机的。”

 “你有完没完,你给我解开绳子,我手勒疼了。我们初次相识在XXPUB,发生了一夜情,接着鬼使神差的又发生了一夜情,第一夜我以为你是鸭,所以丢下了五千块,第二夜你报复的又丢给我一万块。我们是在洲际大酒店八零八八号套房里度过的那两夜。第一夜我忘了做了几次,第二夜我们做了三次,两次你在上,一次我在上。接着有集的时候是在公司的会议室,当初你想请我吃饭,我开始没答应,接着我们两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痛了你,后来两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答应和你共进午餐。后来…”

 “够了,我相信你了宝贝,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你是去整容了?还是?”他激动的边说边给我解绳子,手被他们绑得太紧,勒出了一条条红痕。他心疼的给我轻柔着:“宝贝对不起,我以为你是东嫚,我正准备给你报仇的,连带着皇甫朢一起。我忍他十几年了,处处都压制我,口口声声是为我好。还那样欺负你,你看你尸骨未寒他竟然就娶东嫚,刚才还为了东嫚这女人给我下跪!

 一直都在皇甫家得不到重视,皇甫家族的昌盛都是这个神话换来的,不管我做多大的努力和牺牲,不管我有多么认真的做事!他们全都看不到,只会以他长辈和总裁的身份处处压制制裁我,连我要娶你的事他都上一脚。

 呵呵,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为了让能正视我,为了证明我的实力与能力,我皇甫子顼!凭着我自己的本事和际手段,也能让皇甫集团产生这样的危机,好玩,真是有意思!” 我越听心越寒:“colin你疯了,你也是皇甫家的一员,怎能打击自己的公司呢,这可是你皇甫家长辈们聚集了几代的心血啊!”“我是疯了,我真的疯了,我早就受够了!受够了他的自以为是,受够了他这样对待你!嫁给我宝贝,这一切我都是为了宝贝你,为了我们的将来我才这样的!他这是自作自受!嫁给我吧宝贝,带着我们的小宝宝一起走,我养你,你看,如今colin也亲手建立了一个商业王国,这是我们两个的王国,你是colin的王后!天子集团,天天和子顼的,呵呵,瞧colin取的名字多好!宝贝,你觉得colin为我们的将来设想的怎样?”colin早已扯开他的面具,那双湛蓝的眸子炙热的看着我,双手握紧我,等待着我的回应。

 感觉colin疯了,是被皇甫朢,皇甫家族给疯的,都有些癫狂,我想安抚他,却不知该如何张嘴,不想答应colin,想着怎么说好,迟疑了半响:“亲爱的,这件事我们稍后在谈好不好,我好想我们的宝宝,宝宝过的怎样,我才回来,还没来得及见我们的宝宝,不如我们现在回家看宝宝去好不好。”我不住的申明我想我们的宝宝,是我们两个的宝宝,先骗他回家,这里都是他的人,和皇甫朢呆在这里太不安全,也没主动权。回去后一切都好说,就怕皇甫朢知道他下跪的对象是子顼,不知道他要怎么想。要是他知道最近和皇甫集团叫板的幕后老板是子顼他又该怎么想?

 哎!子顼啊子顼你也太贪玩了,再怎么做也不能打自己家族的事业啊。

 “好,宝贝说什么就是什么,宝贝!colin好想你,你的脸怎么会这样?能跟colin解释下吗?”colin爱抚着我的脸,轻柔的划过我光滑的脸颊。

 忐忑不安的望着他:“简单点说就是我的灵魂进入到了东嫚的体内,她估计进到了我原来韩天天的体内。”仔细的看着他,就怕他多疑,显然,他是很疑惑的,也有些不相信,可我都能说出我们第一次晚上做了几次这种话,他又不得不信,这些东西除了当事人,其他人是不会知晓的。

 “原来真有鬼神之说啊。宝贝你有看到牛头马面么?”colin认真的问起。

 头有点昏,我哪里见过什么牛头马面啊,连阎王爷和孟婆都没见过,诚实的摇头。

 “那宝贝有见到过什么非人类么?”coin好奇宝宝继续问。

 我还是诚实的摇头,我也很想见一见传说中的鬼神怪啊。

 “宝贝,还记得我们有一次在地下车库的车上做吗,那次我们做的好烈啊,你说是哪个车库啊?”colin顺势抱住我,厮磨我的软耳。

 昏,难道是我老了,记不好?我推开了他一点:“我们有在车库做过?我怎么不记得?我只记得那次好像在Pub,我喝了什么药,浑身发烫,着你在车库,然后我们并没有在车库做,最后是回家了还是去酒店了我就忘了。”他听到我这样答,就这么毫无前兆的吻上了我的,我本想拒绝,可想想这环境,还是顺从的好,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

 和他烈的舌绞,直到他的手顺势探入我的内衣里,我才恍然醒悟,惊叫别:“colin,我不想顶着东嫚的这张脸和你亲热,这张脸给我带来的压力让我不过气来。

 我想整容,就算整不成韩天天的原版脸,能像个六七分也好。”

 他愣愣的看了我半响,最终还是放开手:“宝贝你刚是怎么认出我的。”

 “面容可以遮住,声音可以变,可说话的气势和那种味道是不会变,哎呀反正我知道是你就好了,开始还没发觉,后来你轻佻的挑起我的下巴,脑海里突然闪过某个片段,记得当初你也这样对过我,所以呵呵!”说到最后,我顿了顿:“皇甫朢怎么处理?”

 他听到我提皇甫朢,眼神一亮,却又看向我:“宝贝想怎么处理。”

 “随便你处理,只要记得别玩的太过火就好,他是你叔叔。”我尽量装着不关心他的样子,怕表现的太在乎,colin又不知想什么方法来玩。

 他也似不经意的问:“宝贝在乎?”

 “你不在乎?”我反问。

 “我对的恨多过于爱。”

 “他是你亲叔叔,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害你。”

 “你维护他!”

 “我实话实说。”

 “宝贝别这样,你只能是我的。是colin一个人的!”他激动的抱住我,喃喃低语。

 我摇头:“我不是物品,我是人。再说你还有某女人,不知道那女人为你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后面那句话极具讽刺意味。

 “宝贝我错了,那是我过去犯的错误,不过你放心,colin早就纠正过来了,我给了那女人一笔钱,她自己处理掉了。那女人只是为了colin的钱而已。”他此刻极力为自己辩解着:“宝贝等我,我先去和emp谈会。”

 我冷笑:“你不怕我也是为了你的钱。”

 “宝贝,我的所有都是你的,你要colin都给你。谁都不能拆散我们,包括emp!”听着像是告白,可我怎么感觉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总觉得那没吃到嘴里的糖是最美味的呢。总感觉colin对我不是爱情,就像那你越得不到,越有人阻扰,你就越想得到的情结一样的。

 “去吧,有什么快和皇甫朢去谈,我们别在这里长谈了,我想回家看儿子。”我疲倦的勒痕,乏了。

 他歉意的抱了抱我:“宝贝我先派人送你回去。等我先和emp谈判好再回家。记得在家里等colin。”

 点头,他又抱我到这唯一的椅子上,随即不知怎么招呼了几个手下进来,跟他们轻声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不知道子顼会和皇甫朢谈些什么,哎,希望子顼别做的太过。

 被他们送回去的时候,待遇可比开始来强多了。他们竟然把我送到我自己的那个小别墅,不过还好,里面的佣人和管家还是原来那个,只是他们都不认识我而已。汗!只有一个儿子还在这里,这个我都分不出他到底是老二还是老三,我这个母亲也太不称职了。心疼的抱起儿子,儿子长大了,会走路了。他有些认生,貌似不认识我,我跟他交流了好半天,试图让他叫我妈妈,可他就是不叫,这小孩,一点也不识货。生气的吩咐厨房多做些吃的,我好带给小叔去吃,小叔肯定等急了,希望他没那么傻,到现在还没吃午餐。

 顾不得吃饭,装上保温盒又开车去医院,那个傻小叔还真是被我说中了,现在都下午三,四点了,我饿会不要紧,他可是病人啊。心疼的骂了他几句。

 小叔却笑着任由我骂,我喂饭给他吃,喂多少他吃多少,这傻瓜,哎…“小叔你怎么老看着我啊”我郁闷的又喂了一大口饭,自己接着吃了一口。

 他笑,继续笑,还笑,丫的,让你笑,让你笑的脸筋。看你还笑!

 我郁闷,看他傻笑,笑得我浑身发:“韩幺你到底笑什么!”

 他摇头,温柔的看着我:“小天,看你在旁边,我好幸福,似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记得那次我出车祸,你也是这样喂我吃饭。”

 他说的那次,感觉那是好久前的事了。又自己喝了口汤:“小叔假如以后我不在你身边…”

 他忽地用手封住我的嘴:“别说,小天别说这些。你到哪里我就跟着你,别甩掉我。我不会你压力和麻烦的,我只要静静的呆在你身边就好,就跟原来样,不干涉你的任何隐私。”

 小叔这样说,突然感觉我很无,之前明明想的是,等小叔好了就和小叔两个一起生活。其他男人谁也不顾,可现在小叔真好了,我却犹豫了,他是看出了我的犹豫吧,才提出这种荒唐的建议,这不是摆明我有几个男人都无所谓么,只要心中有他一份就好。

 心底再自我鄙视一番,明明眷顾着小叔的温柔,却还想着其他男人。而又不愿放开他的手,不想让他去找寻他的幸福,忽地感觉我对小叔的感情好像有丝像colin对我的感情。摇摇头,不是的,我和小叔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和感觉岂是和colin的那几夜情所能比拟的。

 靠在小叔身边,慵懒的闭上眼:“小叔,你说我们会白头到老么?”

 “只要小天愿意。”

 “小叔,你明明不是我的亲小叔,可我就是喜欢这样叫,你说怎么办?”

 “只要小天愿意。”

 “小叔,我想让我们儿子以后天天跟你睡,让你带他,不给保姆带。”

 “只要小天愿意。”

 “小叔,你怎么什么事都顺着我?这样我很没成就感耶!”

 “小天想怎样?”

 “你也可以偶尔的反抗一下,或者说发表下自己的意见嘛。”

 “小天…我想你…”“呵呵,我也想你小叔。”

 “小天…我想你…”“我说拉,我也想你。”

 “小天…想你…”我怒:“你这男人!”还没说完,突然察觉他说想我的意思,是那个意思,—,—|这男人,反应快的,才让他发表下自己的意见,这么快就说了。

 扭头故意不看他:“我不想你…”再看小叔,一脸的失望,我又故意干咳了几声:“不想你…那是不可能的,呵呵,傻小叔!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来你想我我想你吧,嘿嘿。你这样我不方便下手啊!”127 又见…H《十二岁的噩梦》黄牛糖水 127 又见…H

 晚上合衣躺在小叔身边,本是想回去的,可看他那一副受伤的神情,我就是再想回去也没了借口。倒是小叔一副足的样子,他轻搂我,感觉到他还没睡着,我也一样睡不着。两人就这样默默的躺着。

 不知道几点了,还是睡不着,刚起身想出去瞥见小叔愣愣的盯着我,我先是一惊,接着又低声笑了起来:“小叔还没睡。”

 “小天翻来覆去叫我怎么睡。”

 “抱歉,我吵到你了。”

 “小天有心事?”

 我看了小叔一看,笑道:“你说呢?”

 “我不想给你压力小天,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只要在一旁看着你就好。小天你…”直接用嘴覆上他那喋喋不休的,让他安静。
<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