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137 NP全文完
137 NP全文完

 睡裙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某人慵懒的卧在小叔怀里,与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这,该就是皇甫朢进来后看到的第一印象。

 皇甫朢没我意料中的怒意,只微蹙眉,沉声问道:“那天你没事吧。”

 被他这么一问,我顿时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这男人,就非要提醒,他当初为我做了什么事?好半响,我才冷着脸说没事。

 小叔见我们之间的气氛诡异,率先打破僵局:“好久不见,皇甫先生。”

 他嗯了声算是回答,接着便主动在我一旁的空躺椅上坐下:“嫚儿是有话要说,还是有事要和我商量?”

 “别叫我嫚儿!”我厉声阻止,讨厌这个不是我名字的名字。

 他只稍微和小叔对上一眼,两人四目相对不知霹雳啪啦交流了些什么,半响,才点头:“好,以后叫天天怎样?”

 虽说点头同意,可我的脸还是冷着,小叔温柔的勾起嘴角的一抹微弧:“小天最近越来越别扭了,该不是忘了叫皇甫先生来的目的?”

 小叔这么一提,我的脸有些挂不住,顿时心虚嗔怒:“小叔~~~~”

 砰的一声,芬妈给皇甫朢送来一杯茶,只是这态度就有些怪异了,落在茶几上的杯子重重的一声,看来芬妈心里很不,朝皇甫朢冷言冷语:“朢少爷喝茶。”下一秒又心疼不已的望着我:“嫚嫚吃苹果糕,咱们不伤心哦,现如今好男人多的是,离了某人也不见得是坏事!”

 “芬妈!”我郁闷,这芬妈铁定是以为皇甫朢甩了我,哎!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

 皇甫朢见芬妈这态度对他,也大概猜到芬妈心里在想什么,却也不多做解释,只无奈的苦笑了几声,接着转移话题:“约我来是要谈什么事?”

 我不答他的话,拽住芬妈的胳膊:“芬妈今晚我要吃你做的菜,我要吃…”我说了一大堆做起来很麻烦的菜品,就是想支走芬妈。

 芬妈看着我这副馋样,还是一幅心疼不已的神情柔声答应我,走时不忘恨恨瞪了几眼皇甫朢。

 待芬妈走进去,我才从小叔身上起来,让小叔从一旁挪了点位置坐好:“我,我,我…”我真是没出息,我了几次都没说出口。

 “呵呵,小天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小叔温柔的笑道,却又在我发飙之前主动和皇甫朢谈起来:“皇甫先生,你现在还想和小天在一起么?”

 听闻小叔这样讲,估计他心里大概明白我这次叫他过来的目的,只是,他却静静不语,直到我快失去耐心的时候,他才出诡异的眼神,蓝眸扫的我一阵心虚:“天天想怎样?”

 “我,我,你会猜不到我想说什么?”我故意反问,还是不好意思说我想NP,难道我这样跟他说:你愿意和几个男人一起分享我吗?还是说你在意我有几个老公吗?哎!我真无,这念头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当初和他们几个人鬼混,那是没想以后将来,只是抱着好玩的态度而已,而现在我是真想和他们过一辈子,就看他们的意见了,我尊重他们。

 他沉默了,半响,才道:“先不说这件事,芬妈晚上做了些什么好吃的?”他轻易的转移了话题,他是在心里衡量到底我值不值得他这样做吧。也对,这种事情哪个男人碰到都会退缩,我说的是正常男人,当然小叔除外。小叔对我那是无限宠爱,他能容忍我身边的男人,并不代表别的男人也和他一样。

 当初和大宝说到这件事,大宝也沉默了,不,好像是我先逃了,我怕从大宝口中说出让我失望的答案。大宝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是那个只知道一昧的纵容我的小叔,他只会做他认为对我好的决定。并不是全部都按照我的意愿来行事。所以我拿捏不准他。

 说到子顼,那次他也是沉默了很久,那次我们谈的是分手,他说要考虑,连分手都要考虑,更不用说这了。他现在的独占不亚于皇甫朢,他会同意我这个荒唐的决定么?

 皇甫朢这么一个霸道了几十年的男人,会因为一个特殊的打击就会锐减他的独占?那人是皇甫子顼,是他的亲侄子,他会认同我这个荒谬的方案?

 三人默默的吃着各自的晚餐,芬妈也是个明白人,见皇甫朢对我的态度,和我对小叔的态度,她也大概看出不是皇甫朢不要我,而是我这个爱了他十几年的嫚嫚负了他。为此,当皇甫朢晚上离开的时候,芬妈一扫之前的敌意,主动说要送他出去,望他的神情也多了份歉意,看我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汗!芬妈的转变也太快了。

 一天后,我意外接到了皇甫朢的电话,他说要我回家看看儿子,儿子好久不见我想我了。

 我先是一愣,后来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家。他的一个儿子还在他家里,我这个做妈妈太失败了,竟然这么久都没去看看儿子,更不可原谅的都快忘了他的儿子是老几!忙答应说现在就去:“我想把儿子接过来住,和他的哥哥弟弟一起生活,你同意吗?”

 他笑着同意:“希望你能亲自去接,我和儿子等你。”

 我心虚的点头,挂上电话。换了套衣服,开车直奔皇甫朢的家里。小叔最近一直和我在一起,他除了白天偶尔要去照看下自己的生意,一般都在身边陪我,我也不想小叔一天到晚的杵在我身边,他有他的事业,我不想让我们韩家的祖业被荒废。种茶,卖茶是我们韩家经营了好几代的生意。到小叔手里非但没没落,反而被小叔发展的多元化了,种茶,卖茶是我们的老行,现在小叔又多加了个茶社,茶楼连锁店之类的,兼带制作买卖与茶有关的东西,比如茶壶,茶杯等等之类的,反正我也不大清楚,我都没管过我们家的生意。这一切都是小叔一个人在心。今天小叔刚好出去,我只得一个人过去。

 到了皇甫家的大门,突然发现路道的两旁都是花海,整个场景也是布置得好像电视剧里面梦幻的情景。大门原来有的守卫却不见了。门口没仆人,院子里也没整理花草的花匠。一切安静的诡异。心里有些奇怪,我把车停下,走上楼前的阶梯,轻轻推门,忽地发现有人单膝跪在我面前,双手奉上一精致的小盒:“天天嫁给我吧!”

 昏了!这这情节也太恶俗了,这这这不就是求婚?

 我的脑子里突然当机,皇甫朢这又是在玩什么?

 “妈咪,嫁给爹地吧!”一旁忽地又闪出儿子稚的声音。

 “呃!宝宝这么大了,来妈咪抱抱。”我尴尬的笑笑,抱起儿子。

 儿子乖乖的任由我抱起,还主动亲了亲我,呵呵,口水都我脸上了:“妈咪嫁给答应爹地吧。”儿子弱弱的声音又响起。我汗颜!这!

 “你先起来吧,这样成什么样子。”我不的瞥了他眼。径自上前去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又要仆人倒杯水过来,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皇甫朢见我坐到沙发上,也过来一下子又单膝跪倒我面前:“嫁给我吧!上次的婚礼是我对不起你,这次我想弥补你,给我们一个盛大空前的婚礼。”

 我摇头:“不用,我们就这样不是好。”

 “可是你之前的意思不是…”他反问。

 我黯然敛眉,沉默了半响:“不能接受其他男人我也不勉强你,毕竟这种事大多数人遇到都不会同意。我只希望能让儿子和他的哥哥弟弟妹妹一起生活,一起成长,当然我随时你去看儿子。”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不想你误会我的意思。”

 “是该说你太笨还是你太自以为是?既然跟你求婚,说明我已经接受了你的一切,当然还有你的那些男人。你还说这段话!”皇甫朢生气了。

 我郁闷,也更糊涂了:“既然你愿意和我在一起,那为什么还要结婚,要是我接受了你的求婚,他们几个都这样,那不是世界大。”

 他那长时间都保持冷漠的脸上,竟然又笑了:“天天,我们只是举行个仪式而已,没有合法的证件,收下这枚戒指吧。这是我和宝宝一起的心愿。”他真卑鄙,明明只是自己的想法,宝宝这么小,哪里懂得那么多。

 “是啊,妈咪收下吧,地下好硬”儿子也聪明的适时出声附和。

 抱着儿子想了想,还是收下了这枚戒指,记得当初我们结婚,草率的都没举行这一步。当初那根本算不上结婚,没有求婚,没有期待,没有亲戚朋友的真心祝福,只有一纸证书,只有皇甫朢冷漠的眼神和众人同情的神色,只有新婚之夜我的新郎跑去和别的女人鬼混!想想心里就气,当初要不是他这件事刺了我,恐怕我还会像以前失忆那样逆来顺受,生怕做错了什么。到现在可能还没想起来。这么一想,又应该感谢他。哎,看来什么事情,都有它的两面

 任由皇甫朢替我带上这枚戒指,看着皇甫朢,感觉他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不似原先那么的冷漠,那么的不近人情。是因为儿子的原因么?还是…

 “走吧,不是接宝宝过去的?还是就住这边。”皇甫朢打断我,顺手给宝宝擦了擦嘴角自动溢出的口水。

 他可真细微,连这都能注意到。

 小叔还没回来,不知道小叔今天在忙什么。都这么晚了。宝宝见到他的哥哥妹妹们很兴奋,那几个小家伙闹得我不行。

 等了小叔一会,见他还没回来。我们只好先开饭。直到十一点了,小叔还没回来。我等的都快睡着了。皇甫朢自然的搂起我的肩膀,让我靠着他睡。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睁眼,才发现小叔回来了,正准备骂他一顿,突然发现身旁的男人不是小叔,而是皇甫朢,我条件反般的吓得往后猛地一推:“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还没睡醒,半眯着眼:“多睡会,现在还早。”

 “皇甫朢!”我叫道。

 “嗯”

 “你怎么会在我上?”

 “你是我老婆,这是我们共同的。这问题问得…”

 “小叔呢?”

 “他大概还未回。”

 “他去哪了?”

 “你忘了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小叔…”

 “别担心你小叔了,他是大人,他不回来,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或者说他是给我们俩独处的机会,让我们培养感情呢!”

 我懵了,小叔这是…

 …无良分割线…

 三天,整整三天后小叔才回来。

 这三天我心里很不好受,也想了很多,这样NP会是大家都乐于相见的结果么?

 小叔回来了,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温柔的脾气,温柔的话语。只是那眉宇间的淡淡忧愁让我担心。

 趁着皇甫朢去公司,我拉着小叔不让他又出去,小叔最近好像在躲着我样的。

 “小叔你到底在搞什么?”

 “小天怎么了?”

 “你这几天天天都往外跑,都不理我了。”

 “小天别想,茶坊出了些事,最近有点忙。”

 “别用这些烂借口堵我!”我生气了。

 “小天…你”

 “你什么你!别再说让我生气的话!老实代这几天都在做什么?”我想我是太闲了还是怎么的,和小叔说话的语气像个怨妇。

 “哎!”小叔长叹了口气。

 心里有丝慌乱,忙抱住小叔:“小叔别走,别不要我,你说过的,要照顾我一辈子,我不管我不管!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就是说我耍赖也好撒娇也罢,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开小叔的手。

 他又长叹了口气,才缓缓的回抱住我,低哑的嗓音:“嗯,不会离开小天。”

 我们就这样简单的拥抱,好久…好久…

 …无良分割线…

 凰小指勾起杯脚,魔术般的旋转了一圈,高挑酒杯里那透明体一滴未洒:“凤勾人的魅力还是这么大,呵!真没想到皇甫朢这么强势男人只用了三天就想通。不知大宝和皇甫朢的侄子还要多久才能回到凤的身边。”

 我夺过凰的那杯酒:“你拿错了杯,这是我的。”

 “当初凰以为皇甫朢才是最后一个妥协的男人。大宝该是第一个回到你身边的人。现在看来,大宝和你那侄子才是最后的人。”

 我苦涩的勾起嘴角:“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这都半年了,该回来或者想回家的人早就回家了…

 这样也好,我,小叔,皇甫朢三人在一起生活我也很幸福。”

 凰忽地又夺过我的酒杯,魅惑人的勾起他那双狐媚带电眼:“是啊,总比凰孤身一人的好。”

 “对不起”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这么一句苍白无力的话。

 “凤没有对不起凰。要说对不起,算起来凰对不起凤的更多。”凰无谓的摇头。

 眼睛忽然被某人给蒙住,耳边响起熟悉的气息:“宝贝猜猜我是谁?”

 我大惊,叫我宝贝的就只有子顼!:“colin?…”

 …

 …继续无良分割线…

 时间过的很快,两年多了,大宝还没回来。大宝是真的走了,不会回来了。

 心,一直都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哪天大宝还能回来。

 今天是宝宝们的四岁生日,答应他们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玩,他们的父亲都很忙,各自有各自的事业,只好辛苦我和几个妈了,带着他们一起去玩。现在我算是彻底的变成了家庭主妇。整天的焦点都集中在这几个折磨人的小魔怪身上。

 刚下车,小四就急冲冲的往前冲,突然发现前面来了一辆车,我吓得立马飞奔过去抱小四,忽地发现,我和小四一起被一旁冲过来的某人给搂在了怀里。

 “啊!大宝?”我不顾形象的大叫起来,都忘了训斥小四。

 …

 吩咐妈们带着他们去玩,我和大宝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他们玩。

 “好久不见,最近好么?”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只好用打招呼的老俗套。

 “好”大宝一如既往回答问题的风格。

 “真巧啊”我没话找话。

 …

 “你…你来这…”见大宝没回话,我紧张语无伦次。

 大宝忽然拉起我的手,沉声道:“抱歉,我本是两年前就来找你,却在来的路上出了点小意外,现在才解决,你…还能接受我吗?”

 真没想到大宝两年前就准备来找我,忽然想到什么:“两年前出了什么意外?要这么久的时间才解决?”心底顿时不安起来。

 “天天你还能接受我吗?”

 “呃…你说呢!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那我能抱你一下吗?”

 “傻瓜”还没说完,我就主动飞扑上去紧紧的搂住大宝。

 正文完

 汗,酝酿一个月的NP结局今天才搞定,泪糊糊啊,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我每次写开头和中间都写的很顺畅,可每次到了结局的时候就卡到了,郁闷!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