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04章-第106章
 104 李大宝是何许人

 “我…”想说,我不是冲动,可话到嘴里,却说不下去。

 “别勉强自己,我不想为你带来让你烦心的困扰。”李大宝的脸虽说面无表情,可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暖心。我终于明白,他的面无表情不是真的冷漠,只是一种习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惯而已。

 “好”我点头。

 他抬起手腕,低头看了看时间:“家里的宝宝有专人照顾吧。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呃,我想说,我还没玩够呢,来这里就喝了几杯酒,和你聊了几句话这样就回去是不是太没趣了。我难得能出来一次,现在是玩一次少一次了。

 他正起身走,我忙按住他的肩:“不想这么早回去,我们什么都没玩呢。”

 “这里人杂,早点回去。他们会担心你。”李大宝还是想起身走。

 我摇头:“不想见到他们任何一个,见了烦心,今天不想回去了。”

 “他们会担心”李大宝蹙眉。

 “不知道,反正我是不想见到他们,这些男人让我看了觉得虚伪和恶心!”我一口喝干杯里酒:“我的人生好烂啊,李大哥,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们的,这辈子才换来他们这样对我。”

 李大宝沉默不语,只是帮我倒酒,当个忠实的听众。

 “来,我们干杯,还是你好,他们都只知道以爱的名义伤害我。嘴里口口声声说爱我,可背后不知道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事!”我怎么感觉这杯酒有些苦涩:“李大哥,你说这酒是不是假货,我怎么觉得是苦的啊!”他拿开我的酒杯,不让我继续喝下去,我夺,可夺不过来,见他面前的一杯酒,忽地快速勾了过来:“嘿嘿,这里还有。”说话的瞬间,见李大宝又想来夺我这杯,我连连一口喝到底:“哈,小样的,想抢我的酒。老娘我喝到肚子里去,看你丫的怎么抢。哼…男人,原来你也是个男人,抢我的酒…把我的酒杯还给我!”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他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摆摆手,推开他:“我才喝几杯而已,哪那么容易就醉!我只是不想回家,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现在就回家!我讨厌回家讨厌他们讨厌这里的一切,还…讨厌你,你个男人,我回家,抢我的酒,你就是男人!我要告诉Echo,跟她诉说你的恶行!”

 “你醉了。”

 我鄙夷的瞥了他眼:“你说我醉我就醉了?那好没面子了的,我知道这是一”我伸出一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晃悠,接着又加了一个手指头:“这是二。嘿嘿,我没醉吧。”

 “你喝多了。”

 “你才喝多了呢,都说我没醉拉,我只是喝了几杯酒,话多了些而已。”我胡言语的扯着。

 “我送你回去。”

 “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都说我不要回去了,你怎么还让我回去啊,我要…我要…我今晚要和你在一起玩通宵,咱们不醉不归,我请客哈,就当是为你接风!”

 “好,那回去接风。”

 我半眯着眼,斜视他:“回去接风?回去接个啊!你当我傻子啊,好你个李大宝,我当你是朋友,才和你玩通宵,你倒好,想骗我回家。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啊!你个无之徒,是想回家趁机占老娘便宜吧,靠你丫的,老娘不会上当的,我…我家里有几个男人,他们会把你往死里打!看你丫的还敢不敢占老娘便宜…”(无良丫子:这这这韩天天也才无了吧,好没酒品啊—,—|)

 “你醉了。”

 我怒,这丫的今天怎么了,总跟我对着干,我缓缓的凑近他,他呆立的杵在位置上,再靠近,看到他手里的那瓶酒,我不觉,好想喝啊。再看他还是傻傻的呆立在那里,嘿嘿,机会来了,看我这次不夺过来,又靠近,整个人都快都扑到他身上了,忽地,抓准机会,刷的就抢了回来:“哈哈哈,我抢到了吧!你个傻大宝,你刚傻拉!我抢你东西你还不动!”得意的干脆拿起酒瓶灌,用杯子不过瘾。

 他貌似这才恍神般醒来,只是他的神情好像有些不自然:“好,我陪你。”

 我赞赏的拍了拍他的肩:“早说不就得了。兄弟啊,还是你对我好,我们是朋友,对,我们是朋友!”(无良丫子:看看,这韩天天又耍酒疯了,酒品哇!—,—|)

 我晃晃悠悠的起身,走到他旁边坐下,笑:“来吧,我们来划拳,输了要喝酒。”嘿嘿,这李大宝,看着像个老实坨子,原来也好坏啊,想让我一个人醉,他自己不醉,哼,我非把他也搞醉不可。(无良丫子:无限鄙视韩天天,你丫完全没酒品!人家李大宝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就忘了,要是2个人都醉了,谁送你们回去,谁保护你!)

 “不玩,你喝吧,喝够了送你回家。”这李大宝也真是够坚持的,还想着待会送我回家:“我不回家不回家不回家,我今天死也不回家!”你坚持,我也坚持,老娘我今天和你杠上了。

 “这里两点打烊”他说出要回家的客观原因。

 我笑:“嘿嘿,憨包李大宝,这里打烊了,别的PUB有通宵啊,我们换个PUB继续喝!呃…你怎么知道这里2点打烊?你来过?”

 “那边有写。”他还是面无表情。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侃地,才没一会,那个眉清目秀的小服务生就来跟我说:“本店要打烊了”我怎么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快啊,骂骂咧咧的和那个小服务生争辩起来,却被李大宝使蛮力的立马抱我出去,我不依,嘴里又不干净起来:“你个蛮子,你个南蛮子,南蛮子,坏南蛮子!”

 被他抱着走了好远,我又捶又打又骂的,整个一经典的大妈泼妇形象,李大宝也没说什么,估计那丫心里肯定以为我在耍酒疯,不和我一般见识。哼!老娘才没耍酒疯,老娘这是借酒发疯,借酒宣心中的郁闷,发的一种方式而已。

 “你家地址。”

 我扭头:“不告诉你,看你个南蛮子怎么送老娘回家!哈哈哈”我的确是在借酒发疯而不是发酒疯(无良丫子:借酒发疯和发酒疯有区别吗 —,—|)

 “那去李家。”

 “啊?李是谁啊?”难道这丫的想把我卖了?

 他瞥了我眼:“Echo是她英文名。”

 我噗哧笑了出来:“难怪她都不让人家叫她中文名,我想起来了,之前有听她提过她的中文名,后来忘了。”啊,待我反应过来他是要送我去Echo家,我见捶打无效,随即又啃又咬的,他才作罢放我下来。

 脚刚落地,怎么感觉地好像在晃悠啊,忙靠住李大宝:“你摇什么摇啊,走路就好好走嘛!”撇头看他,忽地发现他那一成不变面无表情的脸上,好像带着宠溺的笑。

 “呃…你…你笑了耶!”我眼,再看,没了。

 他又想抱起我,我推开他:“不要你抱,我自己走。又不是不会走路!嘿嘿,我们去K歌吧”

 “不早了,回去休息。”他否决掉我的意见。

 我不死心:“我们去喝酒吧,我请客。”

 “不早了,回去休息。”

 我还不死心:“我们去足疗吧,我请客。”

 “不早了,回去休息。”他的脸上好像有些温怒。

 我继续:“我们去开房吧,我请客。”

 …

 他的头上貌似都是黑线头,顿了顿:“不早了,回去休息。”

 “我被你打败了!好吧,可以回去休息,可是你要足我的如下条件:一,我不回自己家;二,我不去Echo家。你看着办吧,不然我们就马路一个通宵好了。”

 “好,那去我家。”

 我嘎巴一声,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你这里也有家?”

 “嗯。”“Echo不是说你第一次来这大城市?”

 “她不知道。”

 “Echo不是说你一直都住乡下?”

 “她不清楚。”

 “好,那就去你家吧。”我妥协了。

 拦了半天的士,才拦到一辆,他对着那司机说了个地址,就抱起我坐进去,刚进去,我就想吐,本想忍着,却没料到越忍越想吐,哇的一声,我吐得到处都是,那司机见状,掩着鼻子碎碎念起来:“哎,就知道你们喝醉了的不能载。这下好了,又得耽误生意去洗车,MD,今天真晦气!”

 我听到他的话,本回骂他的,可刚张嘴,又是一阵狂吐,吐得我酸水都吐出来了,头昏昏的往他身上一歪,就睡着了,也顾不上骂。

 再一次醒来,是被冷风给吹醒的,我们已经下车,来到一座大厦楼下,我眼嘟嚷道:“这里是哪里啊?”

 “我家楼下。”

 “哦,我们上去吧,好冷。”我冷字还没出口,肩上就多了件外套。

 两人进了屋里,桌上都是一层灰,房间也小的,我提议:“我们去宾馆开房吧。”

 他歉意的说:“抱歉,这里很久没住了。好,去上面十楼,十楼是个旅行者的自助小店,还干净。”

 我忽然一个不稳,往旁边沙发上一倒,觉得这沙发还软的,顿时改变了注意:“就住你家吧,我先在这睡会,你收拾下,我这几天都不打算回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反正是睡得正香的时候,李大宝这个杀千刀的非拉我起来,让我先去冲凉,然后去上睡,他说收拾干净了。

 我无视他,这沙发软的,我就想在这里睡,不想起来,可他一个劲的让我先去冲凉换套衣服,我身上都被吐脏了,说让我换下来给他洗:“靠!老娘要睡觉,明天换,别吵我啊老大!”

 可他还在坚持让我先去冲凉换个衣服再去上睡,我我我好烦他那张碎碎念的乌鸦嘴啊,平时看他倒是个话少得可怜的人,现在才发觉,丫就是一乌鸦。我气愤的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朝下一拉,用嘴堵上他那声源…倏地,世界一片安宁,啊…终于安静了,真好,我可以睡大觉了。只是,那个声源好像有淡淡的青草薄荷味耶,恩恩,是我喜欢的牙膏味道,再,对,我确定是青草薄荷味。青草薄荷糖,我的最爱,我吃,咂咂嘴,刚好才吐了,嘴里一阵酸味,用这青草薄荷糖簌簌口…

 耳边传来一阵浓重的气声,我才不管,我的薄荷糖,你不要跑啊,我拽住,狠狠咬住,看你还跑!可是我的头好想很沉,好想睡觉,不管了,睡觉为大。没人吵真好……偶素人见人厌的分割线…

 头好痛啊…我捂着头,不知道该怎么缓解我的头痛,只能蜷缩身子,努力坚持等这阵痛过去…

 “怎么?头又痛了!”耳边传来熟悉的醇厚男音,可是我却没力气看,我一手捂住头,另一手捶打,好像捶打能缓解我的头痛。可那个可恶的男人却拉紧我的手,不让我捶。

 “啊…”我痛的不能自已,这次的痛比先前还让我受不了,头无休止的痛着,我费力的睁眼,对上李大宝担心的眼神:“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吧,求你…我不想活了,这样太痛苦了!”

 他只紧紧的抱紧我,不让我自残:“你还有孩子。”

 “不…我不想活了,我受够了!反正我也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求你,你能帮我照顾我的女儿吗?只需帮我照顾女儿就够了,儿子们他们会自己照顾的!”我无助的哀求道,我真的是受够了,受够了这个世界,受够了无休止的头痛,受够了他们的背叛!

 “不。你好好活着,我会跟你照顾女儿。你想寻死,我不会管她。”李大宝也会说出这么冷血的话。让我怒火中烧,使力推开他:“你滚你滚,不帮我照顾女儿,你就给我滚!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朋友,这就是朋友!这算什么朋友?朋友朋友朋友朋友!”

 他心疼的又伸手圈住我,不让我动:“别放弃,他们遗弃了你,还有我!还有你的女儿!你不是想和我一起去乡下小镇?等你头不痛了,我们就回去。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说我自私也好,说我冷血也罢,你有心想寻死,我不会照顾你的女儿!你活着,我会照顾她一辈子,当自己的骨般对待。”

 被他这么一,我的头更痛了:“啊…你忍心见我一直都这样无休止的痛下去…李大宝,李大哥我求你,我现在不求你杀了我,我只求你,等我死后帮我照顾我的女儿,我韩天天虽然活了三十多年,可真正的朋友,却少之又少!可悲的是连我死后,想给宝宝找个托付的人都没有!”讲到这里,心里泛出一丝酸楚,鼻子:“还好遇到你,能在我将死的时候遇到你,李大哥是你跟我讲:我们是朋友!我相信你能照顾好我的宝宝,我知道我把她托付给你这样对你不公,可是,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了!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病发的比之前厉害了许多,我本就没想到,这具破败的身体还能苟延残的活到今!谢谢你,在我每次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就像我的保护神般降临。

 哎…要是我们真能像酒吧里面那个奇怪的女人说的该多好,要是我们能早点相遇该多好,要是…”说到最后,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哪有那么多的‘要是’!我哽咽着不让自己落泪!越说下去,只会让我越心痛!

 他沉默了半响,才开口:“宿命,若这真的是宿命,我愿为你打破这个害你的宿命,就让我一个人来承受违天的惩罚。不想看到你再受苦,不想你再受折磨!”他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接着好像自言自语般低语:“凰,你赢了,抱歉…我等不及她的来世,我要违天!”

 …李大宝怎么了?他也和我一样,被头痛折磨致疯癫了?

 “明天就带你走,愿意吗?”李大宝的表情很复杂,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才开口。我的头还是痛,不停的针扎撕裂般的痛,听到他这话,我犹豫了,我该放下一切,明天就带着女儿和他一起远走高飞么?三个儿子、小叔、皇甫朢、colin我能真正的抛下他们么?要是我走了,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小叔该是会庆幸吧。皇甫朢生气?colin气愤?

 他好似承载着很大痛苦般的轻轻落下一吻,成功的阻止了我的胡思想:“跟我走,明天你不跟我走,我绑都要绑你走,宁愿你现在恨我!你在这里,迟早会出意外的,凰的话很准。”他看我眼神让我震惊,那眼里的心疼、爱怜,让我看着都揪心,这人?还是初时我认识的那个,对什么事都一脸漠然的李大宝么?眼里炙热的爱恋我看得清清楚楚,仅仅只是一个晚上,他的转变竟然会这么大,好似换了个人似的。慢慢的,头上那一阵痛楚渐渐缓了下来,我虚的躺在李大宝怀里,沉沉睡去。

 耳边只隐约听到:韩…为了你,我才来到这世…

 105 逝

 “哇!好香啊,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厉害,李大哥我好崇拜你,你看我两眼是不是都呈星星状了”我夹住一大口菜到嘴里,不住点头赞赏:“不错不错,厨艺还是这么赞。哎呀我说李大宝啊,你不要再做拉,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我一顿哪吃得完这么多,别做了,我们先把这桌上的吃完再做也不迟。”

 他还围着围裙像主妇般在厨房里忙活,我放下筷子,硬是强迫的把他拉了出来:“先吃先吃,我们好像没在一起吃过饭,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啊,来来来,我们今天就不喝酒了,前天喝多了,胃到现在还痛,哎!喝酒果然伤身啊。我们以果汁代酒哈。干杯!”

 “<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