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第107章-第108章
 107、前世今生

 眼看就要第三次连带宝宝一起摔下去,危急时刻,那个一脸木讷,面无表情的男人突地闪了过来,安全的接住了我们俩。和他四目相对,我忽然有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噌的脑子里冒出一段模糊的场景,想要仔细探究,没料那场景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想要抓住,却又不知从何抓起。

 手被人握住,他手心里的茧磨蹭着我,暖暖的,让我安心,闭着眼都能感受到他的温暖和安宁。感觉到被他抱起,怀里的小宝宝还在我怀里,宝宝被我抱着,我被他抱着。让人有种安详宁静的错觉。忽然感觉怀里落空,接着就是宝宝的大哭声,看来他们不想我和宝宝在一起,可是,那调皮的小东西却不愿,只要一离开我的怀里,她就胡乱挥舞着的小手脚,哇哇大哭。呵呵,众人没办法,只要让他抱着我们俩。

 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闻着淡淡的皂香,闭着眼,安详的睡着了…

 睡梦中,感觉到周围的吵闹,好像有些人在吵架,我忽然想到怀里的宝宝,伸手摸了摸,还好,宝宝还在我怀里。突然察觉到我的唐突,我…怎么了?这是我做的事么?我不是她的母亲,我只是害死她母亲的坏女人。

 哎…宝宝,你若知道真相,恐怕不会如此喜欢我了吧。

 他们在吵什么?这么大的声音,就不怕把宝宝吵醒又闹他们么!咦?好像是在谈论我的事…

 “我们什么时候把小宝贝要回来啊?这女人坏的很,我怕…”年轻男子的声音。

 “不会的,她看小诗的眼神不是那种仇视。我倒觉得她很喜欢小诗。”醇厚的男中音打断年轻男人的声音。哦,我听出来了,是那个面无表情表里不一的男人,刚才就是他扶了我一把,接着又抱着我出来。

 我看了看周围,白色一片,又见医院。不知为什么我很讨厌医院,讨厌消毒水的味道。打心底里厌恶。

 “我无法忍受害死韩天天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享受生活!”半响后,那人继续道:“楠,回绝东家。你知道怎么做吧。”冷酷的声音,应该是我那未婚夫。

 “是的总裁,我马上去执行。”陌生人的声音。

 “你们有证据?证明病房里的人女人是故意害死韩的?”帮过我的男人声音。

 “有。东嫚这女人简直愚蠢的厉害。”年轻男人答。

 “我说下我的意见吧。我是第一次见东嫚,她给我的感觉,并不像个因嫉妒而开车撞人的杀人犯。相反,我个人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女人,从对待小诗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那眼神里的怜惜,心疼和小诗快要被你们抱走时的失措,无助我都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知道她是东嫚,我闭着眼睛会以为她和小诗才是真正的母女,而不是仇人之女。那祈求只想上柱香就走的女人,只想抱一下小诗就走的女人,她眼里的真诚,我看得见。我不相信她会是那种狠毒的女人。我想,你们…会不会搞错了。她可能只是凑巧路过,凑巧撞到韩,她可能也是无辜的,你们看,她的头上的伤也不轻,据说昏了三天,我听那老阿妈说,她今天才醒来,一醒来就坚持要去看韩,说是送韩最后一程。你们想想,这样一个女人,会是你们口中,或者说你们调查的那样,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而不是意外?再回头看看小诗,她谁都不要,就只要她,colin之前想扯走她时,小诗是不是哭的很凶,她也在为东嫚心疼,不是吗?”他说道这里,顿了顿:“男人们,别被失去韩天天的悲伤、愤怒和不甘而了眼。若真错怪了人,我想韩泉下有知也不会安歇的。”

 啪啪啪…谁在拍手鼓掌?

 “李先生,您的辩论很好,看不出来您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您这样维护东嫚,我会错以为,您和东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怎么?一见钟情?东嫚是比韩天天美多了,可她充其量也就是个大无脑的花瓶笨女人。韩天天尸骨未寒,您就这么急想找新的替代情人?李大宝李先生!别TM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若不是为了韩天天,我TM早就杀你!呵呵,想拐走我老婆和女儿,你胆子还不小啊!之前你和韩天天的事,我忍!你想带走我老婆和儿子,我忍!呵呵!你就以为你们真能逃得出这个城市?”韩天天是我未婚夫的老婆?那我这个未婚又算什么?小3?呵呵看来我才是真正的小3,破坏人家家庭的小3!

 “我知道你们的忍耐,知道你们对她的宽容,可你们也伤她伤得深,深入骨髓般的疼,让她差点崩溃!你们认为放纵她和我在一起,不追究我和她的事,她就会心存感激么?不好意思,皇甫家的两位先生,我至今和韩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知道她的想法吗?她每天都活在痛苦和煎熬中,你们知道吗?她半夜总会被惊醒,经常整夜整夜的失眠。你…”这个一直帮我说话的男人是叫李大宝么?他怎么停下来不说了,现在讨论的是被我害死的韩小姐吧。我都被他们绕糊涂了,韩小姐到底是我未婚夫的老婆,还是那个年轻男子的老婆,还是那个脸憔悴,胡子拉渣男人的爱人呢?还是和这个李大宝有情的女友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感觉越听越昏,啊!难道是他们都爱韩小姐?所以我因爱生恨,气愤之余心生恶念…

 “你…皇甫朢,口口声声说不会让别的女人留自己的种。呵呵,韩跟我讲,她当初真的相信了,心里窃喜了好久,可你呢,你怎么回馈她的?你的未婚找她麻烦!给你生孩子的那女人干脆和孩子一起找上门!这些你有没有站在她的立场给她想过!她是什么样的心情!啊~~皇甫朢!这就是你所谓的珍惜!

 还有你!皇甫子顼,口口声声叫宝贝我爱你,宝贝我只爱你一人,宝贝嫁给我吧!她单纯的也差点相信,就在她快要真以为你是爱她的时候,可你呢?你又是怎么回馈她的?现在又突然间冒出一个怀了你种的女人,更可笑的是,你这男人竟然还说是被人设计陷害的,你是无辜的!知道韩最讨厌什么样的男人?呵呵,不巧刚好是你这种做错了事,却又不愿承担后果承认错误的懦夫,只知道一昧的去责怪他人的懦弱男人!皇甫子顼!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最后还有你!韩涵翰,口口声声说小天我会照顾你,疼你一辈子!小天,我的小天!我爱惨了你!这就是你对她的爱情宣言,对她承诺过的话!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回馈她的?你知道吗韩涵翰,就数你伤她心伤得最深!一方面,你对她承诺,另一方面你又去和艾岚纠不清甚至要和艾岚结婚!表面上看你是个温柔的好男人,实际呢,你是最无情无义的人!韩她痴过你,怨过你,甚至恨过你。可最终当她知道你是言不由衷才这样做的时候,她为了挽回你们的感情,为了找回早已失自我的你,做了多大的牺牲和让步!你呢,你怎么做的!韩涵翰!这就是你所谓的承诺!

 你们这群男人,为何如此伤她!我本以为这世她会活得很好,活的很快乐。我只要在一旁默默的守护,默默的看着她就好!呵呵,没料到她还是如前世般让人心疼!我…真是错看了你们!

 下次,下世我若找到她,宁愿违天!宁愿我死!都不再会对她放手!”李大宝说到最后,那声音都在微微颤抖,可我却听得迷糊了,什么前世今生?

 108、前世今生(二)

 “我马上就去下面陪小天,放心,我已错过一次,错过第二次,绝不会错过第三次。”

 …砰…什么声音?猛烈的撞击声,呃?

 “懦夫懦夫你也是个懦夫!你以为这样做就是对的!韩的遗书都写的好好的,你还不懂她的愿望!不懂她的心思!她希望你好好活着!希望你和艾岚能善待你们的儿子!而不是让你去陪她。你这男人,我真看不出来你哪里好的,韩对你的用情怎会这么深!”李大宝吼道。

 …砰…又是几声猛烈的撞击声…

 “你TM给我好好活着!活着!当了几十年的烂好人,我TM也当腻了!我才不会管你们的儿子和女儿呢!我早已跟她说过,她活,我会善待她宝宝,照顾他们一辈子我都甘愿。她死,她的宝宝们也与我无关了!你们这几个男人,我TM看到就窝火!这次我要代韩好好教训你们,让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她!”

 …砰…啪…砰…混乱的声音,他们该不会是都打起来了吧?李大宝好凶啊,真是看不出来这人也有那么大的爆发力和魄力。这么一个一脸木讷,面无表情的男人原来也会有这么丰富的情感和声音。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韩小姐真幸福,能让这几个男人都那么的爱,哎,好羡慕啊。可惜…他们的幸福因我而止。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内疚和不安的要命。

 我撞死了人,应该会坐牢吧,还是更严重的要给人家偿命判死刑?

 为什么我想到有可能判死刑,心里有种解,而不是害怕?

 …人见人厌的分割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最终,我在那从没见过面父亲的努力下,皇甫家的那两个男人放过了我,没把我送去监狱。我也一切安好的静养在一处别院。陪我的只有那个当初一睁眼就看到的芬妈。偶尔这里还会来几个客人,李大宝和韩小姐的女儿,每次当韩小姐的女儿哭闹不停的时候,他们就会把那个可爱的小宝贝带过来让我照顾。

 小宝贝之前来的几次,那几个男人都一起到场,好像监督我般的盯着我和可爱的小宝贝,来过几次后,见我真的是对小宝贝没恶意,是真心喜欢,他们也就没来监督我了。只剩李大宝和一个妈一起来。这么久,我都没再见到那个一脸憔悴和心痛,胡子拉渣的男人了。该不会是真的像那天说的,去地下陪韩小姐了吧。哎,又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悠闲的躺在躺椅上,半眯着眼,晒着暖暖的太阳,发现我好喜欢晒太阳,暖暖的,照得我的身和心都暖暖的…

 “丫头啊,你怎么又来晒太阳拉,医生是说要偶尔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可也没要你天天都在这里晒太阳啊,原来不是最讨厌太阳了,哎,看看这皮肤,都没原来白了。你这丫头,最近好像转了。”我一听这声音就是芬妈的碎碎念了,这话芬妈差不多每天都要重复的唠叨好几次,不过我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心里暖暖的,和晒太阳一样的感觉。芬妈一边碎碎念,一边给我擦那些各种各样的防晒油之类的。我其实很想说,我不要啊,可看到芬妈那关心的神色,她的出发点是为我好,她的一切生活都是以我为重心。我实在是无法开口忤逆她。

 我拉住芬妈的胳膊撒娇到:“芬妈,您就歇会吧,不用一天到晚的给我忙这个忙那个的。我有什么需要会自己去做的,或者说会叫您的。来,先喝杯冰果汁,美容美容呵呵!”

 “死丫头,芬妈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美容什么啊,不怕人家听到笑话。来喝这,我给你才榨的新鲜榴莲汁,还放了冰块的。多喝点,这外面太阳大,容易中暑。”

 我心里在哭啊,自从前几个月喝过一次芬妈鲜榨的榴莲汁,我对那东西是万分的抗拒啊。可是芬妈却说这是我之前最喜欢的果汁口味!妈妈啊,我之前是什么人啊,怎么和现在的口味差那么多!我都怀疑之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还是芬妈老糊涂记错了!现在倒好,只要芬妈一见我晒太阳,必会准备冰榴莲汁给我降暑。眼看着芬妈递过来的一大杯榴莲汁,我的心在泣血哇!这这这么臭,是人喝的东西吗?可又不能在芬妈面前表现的太过异样,只好先深呼一口气,屏住呼吸,如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姿势一口喝干!忙又喝下一大口一旁的菠萝汁,才下喉咙里想吐的望。

 芬妈心疼的帮我擦掉嘴角遗落的果汁:“哎呀我可怜的丫头,每次都这么渴,你渴了都不知道跟芬妈讲。哎…我可怜的丫头,孤零零的呆在这个破地方,老爷还给你下门,不让你出去逛街、购物、找皇甫少爷。哎…老爷也是为了你好啊,丫头别生老爷的气啊。他也是为了给皇甫家的一个代啊。这件事过后,我想你也该长记了。脾气别那么倔,现在人家皇甫家也没说退婚,以后啊,这皇甫家的少还是咱们嫚嫚的。别急也别气啊。等过阵子老爷气消了,皇甫家的少爷们气消了,门也就解了哈。”

 其实我很想说,这样的生活好的,我很喜欢,我喜欢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听芬妈的口气,原来的我,应该是个每天只知道逛街、打扮、购物再加上找我那所谓的未婚夫皇甫朢吧。虽然心底有丝奇怪的意念,真的只有一丝丝而已,想看到他们,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最后还是没想通,只能理解为我之前很爱很爱他,就算是现在失忆了,心底的某处还是残留有皇甫朢的印记。

 “丫头你看书要背着光看,这样不会被太阳刺伤眼睛。等下,外面好像有客人来了,我去开门。”芬妈讲到一半就被前面的门铃声给打断,急冲冲的跑去开门了。估计是那小宝贝和李大宝又来了吧,呵呵,芬妈也喜欢那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宝贝,一听门铃声,连我都要退后了。

 “妈~~妈咪~~”呵呵,小宝贝不知道时候,会叫妈咪了,并且总是对着我叫,她每次叫我,我的心就会不自觉的痛一下。忙起身飞奔过去一把搂住小宝贝:“宝宝来拉,想妈咪了吧!”其实之前我都有给她纠正,不止是我,他们都有给他纠正,我是阿姨,不是妈咪。可只要他们这样讲,她就会凶巴巴的伸出呼呼的胖手打他们,汗颜!我要是这么说,她就小嘴一瘪,泛着一丝淡蓝色的漂亮大眼里,是委屈的泪,握紧小肥拳头,噎几下接着就哇哇大哭。搞了几次之后,我们也没办法,只好任由她这样叫了。哎,谁叫大家都那么疼她呢,我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这小宝贝的父亲是谁,不过听小宝贝叫他们两好像都是爹地的叫—,—|小宝贝现在叫妈咪叫的比之前更清楚了,才来就不停的叫,听得我心里一阵难过:“宝宝啊,呵呵,别亲了。你亲得我脸都是口水了!哎呀,呵呵,小调皮鬼,看妈咪不挠你,哎呀…”我们一大一小的互相挠起来,整个下午,院子都是我们的笑声和尖叫声。

 看着怀里的安睡的宝贝,又该她走的时候了,他们让她来我这里玩,却不让她在我这里过夜。哎,每次都要哄到她睡着,才悄悄的被李大宝带走。看着李大宝言又止的样子,我打笑道:“大宝明天见,大宝天天见。”

 “呃…”他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看着他这迟钝唯诺的脸,我始终难以把当初以一对三慷慨昂的那场辩论上的主角和他联系在一起。

 见他比之前还紧张,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宝需要告解么?”

 他张了张嘴,还是没出声。

 “让妈和司机先把宝宝送回去,我们进去谈谈怎样?”我提议,他愣了愣,随即听话的把宝宝递给妈,和我一道去了三楼顶的天台上,天台上有我放置的桌椅,我躺在一旁,看着天空稀少的几颗星星,喝了口水,示意他坐那边空椅上:“我们是朋友。别一副言又止的样子,让我看着也跟着干着急。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想问的便问吧。”

 他初时一副惊讶的表情,好像我说错了什么话似的,愣愣的盯着我,半响,我见他还在那边傻愣,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忽地抓住我的手:“你…我们是朋友…”

 我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忙反回手,但还是点头:“我们是朋友啊。怎么了?我们不是朋友?”他很奇怪耶,他那么帮我,都帮了我好几次,我早就当他是朋友了。可他的反应会不会太大了?

 “你…失忆过?”李大宝突然说出我隐藏了很久的秘密,吓得我心里一怔,不敢看他,他见我不看他,也不说话,陪我静坐着。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他坦白,既然他私底下问我,估计没想把事情大,可能还对这件事<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