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
136 NP大结局倒计时3
 我自嘲的笑笑:“呵呵!再说当初是他主动要离开,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也会有主动抛弃我的一天。更可笑的是,你们两个TMD竟然是GAY!你们两个是不是联合想来整我!啊?是想看我出丑?

 那好,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不想和你们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伤神伤心,我现在心里很难过,憋得慌。这样你们满意了!那是不是也该停止这个无趣的游戏了!李大宝你TMD给老娘出来!别给老娘摆出这幅晚娘脸!是我负了你?还是你负了我?”

 画面竟然切换成大宝停止了洗手里的被套,一副吃惊的神色,他忽地爬起来到处在找什么?

 我先是一愣,后来瞥见凰那淡定的假笑,心里有些了然,对着屏幕说道:“李大宝别找了,我是韩天天,想必你该是听得到我说话,这一切都是拜凰所赐。他的能力你该比我更清楚。我有几句话跟你讲,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好听我说。”

 “天天?你…”大宝迟疑的环视了他的周遭,却还是听话的坐好。

 我下心理的苦涩,强忍着心酸,平和的语气问:“和你凰是GAY?还是一对!”

 …他缄默不语。

 “回答我李大宝!”我重复一遍。

 他失神的望着某处:“不是。”

 凰这时主动上话:“就算是,那也只是好玩,当不得真。我们这世的宿命就是凤你。大宝那晚是被我灌醉了拉出去带他见世面的。凰承认,很久以前,我们曾在一起过,那也并不代表我们是GAY,当初我们…的确是迫不得已在一起。而且,当初的他也不是现如今的大宝。这其中的渊源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凤,你要相信,大宝和凰命定的宿命就是你。他之前再怎么做,或者说做了什么让你伤心,难过的事,那也只能说是他用错了方法,本质其实还是希望你好的。

 我们曾一再想打破这世的宿命,我们很早前就有约定,这世决不像前世那样对你。这世这次就各凭本事谁能得到凤的心,谁才有资格和凤在一起。另外一人就主动退出。

 可是凤,让你伤心,非我们本意。凤就原谅大宝这次吧,他主动要离开你,也只是不想让你太过为难,凤这世的情债太深,韩涵翰,皇甫朢,皇甫子顼他们都是,都和凤有剪不断的关系。大宝也是看你为难,才自认为你好的做出这个错误的决定。”

 “凰,我们斗了这么久,真没想到你还会有帮我说话的一天。我和天天的事,不需要你来多嘴。你不必帮我,这样看着是为我们好,实则是在为难她。我说过,对于她,我心存愧疚,这世不愿再给他带来困扰,她怎么选择怎么做我都没意见。这次我主动放手,和天天无关,我会在某个角落,保护她,祝福她。不用你在这多此一举。”大宝听到凰这样讲,脸色很难看的对上了凰。他貌似找到了监控的东西,却还是没取下来,只愣愣的看着那方。

 听着这不像告白的告白,心底生出一丝对大宝的愧疚,深了口气,望向大宝,可说的话却是对着凰:“凰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单独和大宝聊聊。”

 他随手丢下遥控,快步闪了出去。凰好像生气了。是生我的气还是大宝的气?

 大宝打断我的思维,率先开口道:“别被凰左右了你的思想,你别管我。这话我说过很多遍:我真的,真的,最不想的就是给你带来困扰!你能幸福,我就很足了。那天我有些失常,女儿你要是没时间带,我去接她过来,只要你不怕她跟着我受苦。我想说的话就这些,你有什么就快说吧,我还要做家务。”

 ‘我不想给你带来困扰…"

 ’不想给你带来困扰…‘

 ’最不想的就是给你带来困扰…‘

 大宝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不想给我带来困扰,却让我更困惑。心底突然生出一丝怪异的想法,不容大脑分析这想法的对错,我就口而出:“其实我觉得我们在一起还是配的。假如你不嫌弃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不嫌弃我搞男女关系,还不嫌弃我小叔的话!我…我…你愿意接受我么?”说到最后我自己都说不下去,我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心底自我鄙视一番,韩天天你丫真不是人,竟然想公然的脚踏几条船。他怎么可能答应你这混账要求,我我我,这么无的话都被说出来,我都想去撞墙了我!

 心虚的不敢再去看他,也不敢让他回答,怕他的拒绝,蜗牛般的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跑了:“你先不用这么快就回答我,好好考虑清楚我等你的回复,我走了。”

 出门已不见凰,他的车还在门口。问了下一个仆人,他也说不知道。看着这郊区根本就不会有计程车。只好跟仆人说一声等凰来了,跟他说下我借用他的车先回去了,我再派人还回来。

 …无良的分割线…

 这一段时间我都像蜗牛样的缩在家里,既不出门也不见谁。小叔那边也是派人去照顾他的。心里很的不知道怎么平复下来。

 看到女儿和儿子们,心就会多一些痛苦,忽然发现我的心态变了,变得不像原来的韩天天,原来一直都是很爱他们的,也很期待他们的降临。可现在我却怕见到他们,怕他们叫我妈妈,怕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就想到我自己的荒唐!自己的罪恶!自己的恶心!

 “嫚嫚,外面有男人找。”芬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后面,轻声说道。

 我闭眼假寐,有气无力的回了句:“不见。”

 听着芬妈渐远的脚步,心底生出一丝慌乱,会是谁?谁来找我?我到底在逃避什么?好想开口叫芬妈回来,可张大的嘴却发不出一丝声响。闭眼不让自己瞎想,最近太安静,总喜欢胡思想。

 “嫚嫚,那男人说叫韩涵翰。”芬妈又到我身后。

 一听到是小叔,我忙睁眼:“小叔?让他进来。”

 芬妈先是一愣,疑惑的问起:“小叔?嫚嫚的小叔?”

 “哎呀芬妈,我说的小叔不是您指的那个小叔。您去叫他进来,他的伤才好。芬妈我想吃您做的苹果糕,现在好想吃。”我朝芬妈撒娇道。

 芬妈笑着说带他进来后,就去给我做。撒娇般送给芬妈一个熊抱,害的芬妈大笑我都这么大了,都是妈的人了还撒娇。

 看着芬妈进了房间,示意小叔过来睡我的躺椅上,我躺他身上。扯开小叔的衣衫,看到刚愈合的伤口处还有淡淡的粉痕迹,心疼的抚摸着,靠在小叔身上,心里莫名的安宁:“小叔怪我这些天没去看你么?”

 小叔摇头。

 “小叔我觉得人活这一辈子真没意思,我不想活了。你说怎么办?”

 …

 “小叔你说我们一起去死好不好。”

 …

 “小叔我现在讨厌看到宝宝们,看到他们我就烦躁。你说怎么办?”

 …

 “小叔我又招惹了一个男人,你说怎么办?”

 …

 “小叔我发现我好贪心,竟然想一脚踏几船,你说怎么办?”

 …

 “小叔你发现没,我看似有情,对谁都留三分情意,其实我最无情无义和心狠了!”

 …

 “小叔你感觉我爱你么?”

 …

 “小叔…”

 “小天想太多了”小叔终于忍耐不住,出声阻止我的追问。

 凑近小叔的,就是用力咬下去,直到感觉嘴里泛着腥甜的味道,我才止住,无害的甜笑:“小叔的好甜。”

 他心疼的圈我入怀,圈得紧紧的,哑声道:“小天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来只是想看看你,没有要问你什么。”

 闷在小叔怀里,闷闷的说:“有吗?我哪有给自己压力?”

 他轻点了点头:“放心,不管小天做什么,小叔都站在小天这边。”

 “小叔为什么每次你都这样?你就不能朝我凶点!你就不能为自己主动争取福利?你就不能怒骂我,把我这混账东西骂醒!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听话?小叔!就算是我现在躺在别的男人怀里,恐怕你也会开心的站一旁伺候吧!”说着说着我气愤的亮起白牙,生气的咬上小叔那红透的。我咬,我咬,我咬死你这个总不为自己着想的笨男人!咬死你这个凡事不论对错都依我的傻男人!

 一顿热吻狂咬下来,我已感觉小叔的下面又有了反应,这才松开嘴,温柔妩媚的问:“小叔你会永远这样对小天么?”随即变脸似的恶狠狠的凶道:“你要是敢背叛我,老娘会先J后杀再废了你丫的!”

 我想我是疯了,神经不正常。说着说着眼眶里那不争气的泪又掉了下来:“小叔别走好不好,我好怕你会不要我,好怕你要离开我!我承认我花心,我一心多用,我知道放开你是对你最好的选择,可我就是不愿放开,舍不得方开,自私的想把你占为己有。小叔你会离开我么?”

 小叔的眼里是心疼怜惜的神情,他温柔的轻吻了下我的额头:“小天我早说过,以后都不会放手,除非我死!小叔就怕小天哪天厌倦了我,不再要我!”

 我摇头,喃喃低语:“不会的!不会的!”忽地发现小叔的破了,上沾着一滴才溢出来的红鲜血,我心疼的覆上去,我刚才疯了么?这么用力:“小叔…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他温柔的笑笑,伸手勾起垂在额前的几缕长发,体贴的到后面,柔声道:“小天想怎么处理皇甫家的两个男人和另外那男人?”

 茫然的看着前方:“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就算我肯接受他们,他们…也未必容得下对方,特别是…大宝”

 “听说皇甫朢同意签离婚协议书了,是…皇甫子顼的功劳?”小叔一副迟疑的口吻。 我无声的点头。

 皇甫子顼!记得那天我铁了心的要和他好聚好散,他当时也犹豫了,最后却说还要考虑,考虑清楚后再给我答复。

 子顼,我后悔了,现在就后悔了,心底明明是希望和你在一起,却又故作圣人要好聚好散,深深记得我那天说的话是多么的绝情,我对他说过:我的心,不可能单独为谁停留。你…是拴不住我的,就算能管住我的人,可我的心,你却控制不了!别试图控制我,改变我,这样只会让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到最后只会形同陌路,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请放手,我们好聚好散!

 可我现在,却没了资格主动去跟你说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的情债太多,我怕辜负你,怕辜负别人。虽然当初我,你和皇甫朢三人有同居在一起,可我也知道那只是你们两的权宜之计,当初你们两是想先拴住我的心,以后的问题以后再来商讨。却不知,我其实更想把你们两的心拴住。我贪心,贪心的想掌控你们,却不愿自己被任何一人所掌控!

 小叔温柔的轻抚我的脸颊:“皇甫朢最近怎么样?”

 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想起那次子顼抓住我们,皇甫朢竟然为了我对子顼下跪,就这一点,足以让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现在的我好像是躲着他,怕看到他那霸道而又炙热的眼神,怕他知道真相后的样子。不知道他和子顼是怎么协商的,竟然会让皇甫朢这么强势的男人低头让步。哎!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内疚了。

 “小天的心里是不是很,小天有想好怎样和那几个男人…”

 听到小叔提起这,心里又莫名烦躁起来,烦躁的打断小叔的追问:“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老老实实,听话的呆在我身边陪着我就好。”不经过大脑的话口而出,让原本平静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我懊恼的咬,看着小叔一脸受伤的神情,又补救似的吻了吻小叔的:“小叔我刚才…”小叔却抢先我一步说话:“小天说的是,只要能让我呆在你身边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小叔这样,让我心底泛起一阵掺杂着幸福和心酸的泡泡。

 换了个舒适的姿势,让小叔用嘴喂了我几口水果。才满意的像个懒猫样的趴在小叔怀里,半眯着眼,慵懒的开口,软软的声音:“小叔你说我明天主动去找皇甫朢好不好?还是给皇甫朢打电话让他过来我这里?你说哪个主意好?”

 小叔沉思了会,又喂了我一小块水果,温柔笑道:“跟皇甫朢打电话吧,让他过来,假如他过来,那一切都好办。若是不愿过来,那…我们的小天可就要伤心了!呵”

 我想了想小叔的意见,他说的对,我贸然过去这样也不大好,搞不好人家都没空理我。要是让他过来我这里,我就有主动权。若是他真的不过来,那,那我们的缘分也就尽了,到此为止。他为我的那一跪,就当是为他之前所做的事赎罪。

 心里打定主意,从小叔身上摸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忽然郁闷的发现,我竟然不记得皇甫朢,或者皇甫子顼或者李大宝再或者小叔的手机号码,他们的我一个都不记得。只是存在电话薄里。

 抬头问小叔:“你这里面有他私人手机号么?”

 他点头。

 呃,还好有,翻出他的手机号,电话铃声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我又重拨了一次,还是没人接,最后一次拨,要是还不接老娘我就不打了。气愤的第三次重拨,才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韩涵翰?”电话那头一开口就叫出小叔的名字。

 “不是他,是我。”我出声解释。

 …他那边没了声响。

 想想还是我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吧:“呃今晚有空么?晚上到我家来吃晚餐。呃,没空就算了。”

 “好,马上过来。”

 “哎你等等,急什么,我是让你来我家吃晚餐,现在才下午。”

 听到那边一声沉闷的笑:“这次是她主动约我。嗯,不算违约。”

 “你说什么啊?”听得我莫名其妙,什么违约。

 “没,我马上过来,等我。”

 “呃好”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我我我…哎!

 看着小叔一脸的温柔笑,心里有些别扭,嗡声道:“他马上就来。刚才他有提什么违约,你也有听到吧。你说是不是他和子顼俩达成了什么协议?”

 “等他来了问他比较好。”小叔始终是温柔的语气。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敢欺负我家嫚嫚!打你个氓!”芬妈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都忘了芬妈做糕点做的很快。忙起身阻止:“芬妈我和皇甫朢离婚了,这个现在是我男友!”

 “什么?!”尖叫声,的确是尖叫声,芬妈吃惊的没拿稳手里的糕点盘,害的那才烤一盘苹果糕都掉到了地下。

 我跟着去抢苹果糕,可惜没抢到:“我的苹果糕!”

 瘪嘴怒视芬妈:“芬妈!”

 芬妈还在游魂,我和皇甫朢离婚有那么惊人么?我担心的扯了扯芬妈的袖子:“芬妈?您没事吧?”

 芬妈还是没反应,我又摇了摇芬妈的胳膊:“芬妈芬妈~~~”

 “嫚嫚,嫚嫚你刚才说什么?”芬妈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我扶着芬妈坐到一旁的木椅上,努嘴朝向小叔:“他是我新的男友。”

 “上一句”芬妈纠正。

 “和皇甫朢离婚了。”看着芬妈的脸色,我轻声说。

 “嫚嫚,哎 我苦命的孩子,皇甫家真是没一个好东西,嫚嫚别伤心,他们家的那少位置咱们也不稀罕,嫚嫚你别难过,好男人多的是,别难过啊…”芬妈越说越离谱,我有点昏,<十二岁的噩梦> m.bAqiZw.coM
上章 十二岁的噩梦 下章